笔趣阁 > > 医品世子妃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结第局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结第局

    <script>app2();</script>

    从内务府出来,朱显半阖着眼眸倚在软轿深处。他的面色越发枯黄憔悴,苍白的薄唇上起了一层细细的皮屑。一夜未眠,加上精神紧绷已经耗尽了他的心力,此刻他的神情已经萎靡到了极致。

    赵全见状忙小声对抬轿的禁卫军们招呼道:“千万稳着点,小心别惊了圣驾!”

    可惜怕什么就来什么,禁卫军们抬着软轿,小心翼翼的才走出没多远,一个宫女惊慌失措的从远处跑来。她边跑边惊惧的尖叫道:“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

    赵全一惊,忙上前喝道:“好大的狗胆敢惊扰圣驾!来人,堵住她的嘴,将她拖下去!”

    立刻有几个禁卫军上前欲拦住那个宫女,宫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浑身发抖,惊恐的叫道:“皇上,是俪妃娘娘,俪妃娘娘一个晚上没有回宫,她失踪了.......”

    朱显猛地睁大了眼睛,浑黄的眼珠子闪过一丝惊愕,他猛地掀开了轿帘,嘶哑的喝道:“赵全,让她近前回话!”

    “是!”

    软轿缓缓落地,瑟瑟发抖的宫女被带到了轿前。朱显紧蹙着眉峰望去,见那宫女有几分面善,正是在凌霄阁里伺候的一个二等宫女。见那宫女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他不耐烦的道:“怎么是你?榴喜呢?”

    宫女惊惧的道:“榴喜姐姐昨夜陪着俪妃娘娘一起出宫,至今未归........”宫女虽然惶恐,说话倒是有条不紊,立刻就将俪妃失踪的前后说了一个大概。

    听闻俪妃一夜未归,昨晚又是那样的兵荒马乱,朱显心中又惊又怒(www.shubaojie.com),忍不住又剧烈的咳嗽起来。赵全见状忙心急的上前为他抚胸拍背。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朱显嘶哑的怒(www.shubaojie.com)喝道:“赵全,立刻吩咐下去,在宫里全力搜寻俪妃的下落!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最后那八个字几乎是从朱显的牙缝中迸出来的。

    赵全心中一惊,立刻恭敬的道:“是!”

    圣旨传下去没多久,一群禁卫军押着穿着太监服侍。披头散发,满面惊恐的桃夭来到乾清宫朱显面前。

    “说,究竟发生了何事?俪妃被你们这群狗奴才弄到哪里去了?”朱显凌厉的眼神恶狠狠的在桃夭身上刮着,桃夭打了个冷颤,结巴道:“奴。奴,奴婢不知......”

    朱显冷冷的道:“狗东西,连主子都护不住,还敢私逃,其中定有蹊跷!赵全,将她拖下去好好审问一番!”

    赵全立刻吩咐几个太监前来拖拽,桃夭尖叫一声,忽然翻身而起。众人以为她是睿亲王余党想要趁机对朱显不利,于是纷纷抽出腰间佩刀,警惕的护在朱显身前。

    谁知桃夭却暗暗一咬牙。对着那些寒光闪烁的刀尖就扑了过去。就听几声闷响,刀尖从桃夭的娇躯透体而出,桃夭扭曲的面上露出一个凄然的苦笑,缓缓闭上了眼眸。

    朱显万万没想到桃夭居然如此刚烈,二话不说就寻了死,他心中又惊又怒(www.shubaojie.com),对俪妃的处境越发感到揪心。他的薄唇越抿越紧,枯黄的额角青筋暴起,他憔悴的面容已经扭曲到让人不敢直视,就听他愤怒(www.shubaojie.com)的狂吼道:“去查。将这个狗奴才宫里的底细全都给朕查个水落石出.......”

    片刻后,朱显就得了消息,原来桃夭入宫后原本一直在淑妃的宫里伺候,直到两年前不知何事得罪了淑妃被退回内务府。后来几经辗转最后进了凌霄阁伺候。可惜桃夭在宫里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平素又寡言少语,实在少有人关注,短短的时间里朱显也得不到更多的消息。可当他听到“淑妃”二字时,心中不由一动,一丝怀疑如毒蛇般开始在他心头噬咬。

    就在他坐立难安。心急如焚的时候,又有太监匆匆而来。来者在赵全耳边低语了几句,赵全瞬间面色大变,手里的拂尘都抓不住跌落在地。

    朱显忙喝问道:“赵全,可是有了俪妃的消息?”

    赵全一惊,忙捡起失手跌落的拂尘,而后踉踉跄跄的上前,“噗通”一声跪在朱显面前,浑身颤抖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快说.......”朱显嘶吼着。他声色俱厉,那双浑黄的眼珠子爆凸着,几乎快从眼眶中掉出来。

    赵全不敢抬头望他的神色,只一闭眼,快速的道:“方才慈宁宫前的荷花池里浮起了两具尸体,已经被打捞上来。经辨认,其中一具是榴喜姑娘,而另一具就是,就是......俪妃娘娘!”

    赵全麻着胆子说出来,四周瞬间陷入死一边的静寂,就连空气也似乎被冻凝了。意料中的狂风骤雨并未来临。赵全不由悄悄抬眸往上看去,就见朱显原本枯黄灰败的面色忽然涨得通红,他的双眸依然不可置信的大睁着,因为太过用力,渐渐布满了血丝。

    赵全担心的小声唤道:“皇上,皇上......”

    朱显的嘴张了张,忽然一道血箭从他嘴里****而出,喷了赵全一头一脸。在赵全惊恐的叫唤中,他颓然的倒了下去.......

    窗外,秋风越刮越紧,如泣如诉。朦胧间,朱显仿佛听到多年前那个稚嫩甜美的声音:“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皇上可能猜着妾身的表字?”

    “疏影......”朱显嘴唇微动,呢喃着缓缓吐出这个名字。他眼前似乎浮现出梅疏影那张宜喜宜嗔的俏脸,他眼中的光芒就像是燃尽的烛灰,一寸一寸的黯淡,终于他缓缓阖上了眼眸........

    朱显死后,太子朱厚德继位,郭皇后成为太后,因天子年幼而暂代朝政。初涉朝政,郭太后就显示出她的铁血手腕。朱毅被贬为庶民流放三千里,二皇子朱厚泰被封渭王,封地在千里之外的渭水以北,是遍(www.fanwai.org)布风沙的贫瘠之地。

    曾经的淑妃,现在的淑太妃抱着懵懵懂懂的年幼渭王,哭哭啼啼的上路。结果好不容易快走到封地。却碰到一群马贼抢劫,于是倒霉的渭王以及年轻的淑太妃在那场混战中不见了踪影。

    在随后的五年里,郭太后先后将兵部尚书,工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诸多重臣撤的撤,杀的杀。一时间弄得朝野上下人心惶惶。别人不明所以,只有已经成为一品振威将军的郭承嗣心中知晓,这些人贪婪成性在木先生的账册中,皆是榜上有名。是朝廷的大毒瘤。看来账册虽然被烧了,名单却被留了下来。郭太后将权利全部集中后,开始秋后算账,照单抓人了。

    一日,钟紫苑去看望在城外一家尼姑庵带发修行的刘玉清,直到黄昏才回府。却听丫鬟说郭承嗣从宫里回来后难掩怒(www.shubaojie.com)气,此刻正独自在书房内练字。

    钟紫苑心中担忧,便亲自端了茶水去一探究竟。进到书房,却见郭承嗣用那狼毫笔蘸满墨水,正在聚精会神的写着什么。她探头望去。却见他写的是:汩没朝班愧不才,谁能低折向尘埃。青山得去且归去,官职有来还自来。

    钟紫苑不由诧异的道:“你不是才在渭水边剿了马贼回宫复命吗!怎么又和太后吵架了?”

    郭承嗣恰好在写来字的最后一笔,那一捺,又粗又黑,就像是他此刻无奈又阴暗的心情。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毛笔,蹙眉道:“别问了,有些事你知道了没有好处!”他如何向妻子解释,自己无意中发现。一向敬重的姐姐,位高权重的太后,居然会做出暗中买通马贼,暗杀先帝骨肉。这等残忍之事。

    钟紫苑撇撇嘴,不屑的道:“你们姐弟俩的事,我还不稀罕问呢!”顿了顿,她又道:“父亲来信了,说是在江南那边准备开第二十八家分铺,问我想不想去江南瞧瞧。顺便参加开业典礼。”

    郭承嗣微微一晒,笑道:“也好,薇儿与墨儿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外祖,外祖母还有他们的小舅舅了。不如我陪你们娘三个一起去!”

    “你是说真的?”钟紫苑不可思议的叫道。显然她对郭承嗣的提议感到十分心动,可随即她又摇头苦笑道:“这一走起码要大半年的时间,太后那边只怕是不会应允的!”

    郭承嗣原本心中还有些犹疑,可见到钟紫苑那昙花一现的惊喜笑颜后,他反倒是下定了决心。他顺手捡起手里刚刚写好的这幅字,吹干了上面的墨迹,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而后提高声音,叫道:“荣喜!”

    “来了!”五年时间让荣喜长出了青须,整个人更加显得稳重成熟了不少。他进屋来,一抱拳,询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郭承嗣将手里的书信交到他手中,而后吩咐道:“找人将这封信送给太后。然后你叫上你家青黛,收拾出两辆马车。明天你们两口子带上薇小姐,墨少爷,还有夫人,咱们六人一起启程去江南!”

    “是!”对于郭承嗣的吩咐,荣喜向来都是习惯性的服从。他答应一声后,立刻大步而出。

    倒是钟紫苑心中又惊又喜,她这才相信郭承嗣所说的话是认真的。她捂着嘴惊喜的叫道:“咱们真的可以一家人出门去游玩吗?”

    郭承嗣拥着她的肩头,愧疚的道:“是我不对,将你关在这将军府整整五年,你甚至还为我生下了薇儿,以及墨儿。我却常年在外征战,从没有好好陪过你们。这次出门,就由你说了算,不管你想要去哪,去多长时间,我都陪着你们!”

    钟紫苑将头依在他的怀中,扳着手指头幸福的数着:“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除了江南,我还想去蜀地见见朱斐,算日子,我给他制的护心丸应该吃的差不多了。如果咱们走快些,说不定还能参加他与雪姬的婚礼!真想见见雪姬给他生的小郡王,听说才五岁不到的小娃娃,已经出落的美若天仙......”

    “那是个男娃,怎么能用美若天仙来形容!”郭承嗣闻言一蹙眉,轻咳一声,道:“再说了,我觉得我们家薇儿才是最美的小郡主......”

    “多谢父亲大人夸奖!”郭承嗣话音刚落,就听一个脆脆的,稚嫩的声音从书桌底下传出。

    钟紫苑触电般,忙推开郭承嗣搂着自己肩头的手掌,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而后努力板着脸,用严厉的口吻道:“薇儿,怎么又钻到桌子底下偷听大人说话?还不快点出来。”

    就见一个粉妆玉琢,体态微胖,穿着紫纱裙,扎着两只小揪揪的小肉球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就见她眨眨酷似钟紫苑的琥珀色大眼睛,笨拙的行了一礼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母亲此言差矣,明明是薇儿先在书房内,而后是父亲大人进来,最后才是母亲大人进来,怎么能说是薇儿偷听大人说话!”

    郭承嗣抚掌大笑道:“不错,不错,竟是错怪了薇儿,是你母亲的不对!”

    薇儿冲着钟紫苑得意的一笑,然后从郭承嗣张开双臂,软软的,糯糯的道:“父亲抱薇儿!”

    郭承嗣一颗心瞬间化为一滩春水,忙不迭的伸手将薇儿圆滚滚的小身子抱了起来。薇儿趴在父亲的肩头冲着钟紫苑得意的做了一个鬼脸。

    钟紫苑心头一颤,小妮子一定是又闯祸了,在撒娇求保护呢!可究竟是闯了什么祸呢?她却暂时没有头绪。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那边薇儿却已经尖叫着与郭承嗣疯玩到了一起。就在这时,青黛抱着刚刚睡醒的墨儿急匆匆走了进来。钟紫苑见状,忙伸手将儿子抱了过来。

    薇儿放肆的笑声顿时一顿,忙在郭承嗣耳边小声哀求道:“父亲,待会母亲要是发火,想要教训薇儿,你可要保护薇儿!”

    “你能犯多大的错呀!放心好了,待会若是母亲发火,父亲一定帮你向母亲求情!”郭承嗣毫不犹豫的大包大揽。

    “薇儿!”郭承嗣话音刚落,就听钟紫苑咆哮起来。薇儿忙一缩脖子,将圆滚滚的身子躲进郭承嗣的怀中,然后对他露出谄媚的笑容。

    郭承嗣悄悄对她眨眨眼睛,而后笑道:“行了,行了,叫那么大声,都把薇儿给吓住了!”

    钟紫苑没好气的将手里的墨儿也塞进郭承嗣怀中,气呼呼的道:“你就护着她,瞧瞧她又做了什么好事!”

    郭承嗣这才发现手中的儿子那张粉嫩的小脸上,居然被漆黑的墨汁画了三只小乌龟,一张本就不大的小脸被这些乌龟占据了,变得一片漆黑。见到薇儿的杰作,郭承嗣顿时有些傻眼。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后,才好声好气的问道:“薇儿,为什么要在弟弟的脸上画乌龟?”

    薇儿眨眨眼睛,无辜的道:“弟弟不是吃就是睡,与荷花池里的那只老龟好像!”

    “所以你就给你弟弟的脸上画乌龟?”郭承嗣哭笑不得的解释道:“你弟弟才三个月大,当然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才能快快长大!你像你弟弟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

    薇儿明面上听得津津有味,心里却打定了主意:要是那个什么小郡王真的长得比自己漂亮,那我也要在他的脸上画乌龟......(。)

    <script>app2();</script>

    (https://om/chapter/3054_224247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om
新书推荐: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 豪婿韩三千苏迎夏 百鬼之书 勒总宠妻有度靳封臣 圣战傀儡师 皇后修成记 生死灵界 仙山有路 靳封臣江瑟瑟 镇国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