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步剑庭 > 章节目录 外平传 众生平等

章节目录 外平传 众生平等

    <script>app2();</script>

    水榭亭台,清幽雅致,年方十六岁的素妙音又回到了优昙净宗,她站在一处院落之前,任晨风携裹着朦胧水汽迎面吹拂,洗去她一身仆仆风尘,但仍洗不去的,是自昆仑山带来的干冷阴寒。

    “得多晒晒太阳了。”素妙音想着。

    此时,耳边传来清脆声音。“素师妹,你回来了?”

    一个与她年岁相仿,青春少艾的女孩蹦跳着过来,此女圆脸大眼,是与她同门学艺的师姐周妙洁,便见周妙洁拉着她手,亲昵道:“几时来的?可把我想坏了,你去昆仑这段时间,我都快闷出病了。”

    素妙音道:“也是刚来,等着师傅传唤呢。”

    “师傅昨晚钻研医书到很晚,才刚睡下,估计一时半会醒不来,你先与我说说,这次去万象天宫,可有哪些好玩的?”周妙洁压低声音,却仍难抑制话语中的兴奋,一双灵动的大眼中满是好奇。

    此时,却听一阵轻柔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从院内房中传来,“晨钟暮鼓,早晚两课,我等修者一日不能忘,妙洁你呢?早课可要开始了,还要在这玩闹吗?”

    周妙洁立时噤若寒蝉,吐了吐舌头,悄声比了个“待会再找你”的口型,便缩着身子快步走开了。

    “妙音,你进来吧。”那声音又道。

    素妙音依声进入屋内,便觉浑体生暖,积蕴在骨髓中的寒意如融雪一般融化消散。

    她看到了她的太阳。

    屋内,是一名女子正挽着头发,她虽略显疲态,但容貌极美。只是任谁看到她,都会不禁忽略那皮相的美貌,而被她出尘脱俗的气质深深吸引。

    亲切、温暖、祥和、宁静,如长姐,如慈母,又如朝阳。温润万物,普照众生。

    女子有一个与她气质相称的名字——天女曦。

    她是当代天女,也是素妙音的师傅、以及心中的太阳。

    天女曦挽好头发,躬身整理着床铺,便像一个居家妇人,亲力亲为,口中道:“此番我教你拜访万象天宫,结识同龄,结果如何?你看万象天宫中下一代中,谁能做那扛鼎之人?”

    对天女曦的做派,素妙音已见怪不怪,只道:“昆仑山不愧道家源流,万象天宫弟子皆是钟灵毓秀,尤以李无奇修为精深,沉稳干练,堪为后辈梁柱。若无意外,万象天宫下一任宫主大位,要落在他身上了。”

    “若无意外?”天女曦微微挑眉,察觉到弦外之音,“那你觉得,会有意外吗?”

    素妙音仔细斟酌言语,而后缓缓道:“我在万象天宫新结识一名弟子,在万象天宫其余人眼中,他不修道法,成日观风赏云,行事怪诞,异想天开,人人皆说他是空有好皮囊的痴儿……”

    “那你怎么看呢?”

    素妙音轻轻摇头,“弟子看不透,或许世上也没人看得透他,但弟子却觉得,有时候一个人无人能懂、世所难容,可能只因其人——天下无双!”

    天女曦轻笑一声,赞道“天下无双,哈,这个评价,倒是对得起卫无双这一名号。”

    “师傅知道他的名号?”素妙音略路讶异,她方才并未直言卫无双之名。

    “很快天下人都会知道他的大名。”天女曦解释道:“你回来的慢了,没收到昆仑山那边最新的讯息,在门派大较中,入门不过半年有余的卫无双已击败李无奇,独占万象天宫鳌首。”

    素妙音怔住,她惊讶,却也没自己以为的那么惊讶。好像在她潜意识中,也觉得那个少年能做到这步,只是理所当然。可不管怎样,她还是为那个新交的朋友感到由衷的欣喜。

    但很快,这欣喜就被冲散。便闻天女曦道:“慧眼如炬,识人辨才,你能有这般见识,为师颇感欣慰,也便能放心离开了。”

    “离开?我才刚回来,师傅便又要走了?”素妙音脱口而出,已不见方才侃侃而谈的沉稳。

    天女曦轻轻点头,道:“我为天女,当兼济天下,眼下宗内无甚要事,我也该入世行走了,一路行善施药,平世间不平之事,救天下待救之人。”

    素妙音追问道:“什么时候走?”

    天女曦道:“现在,做完早课,便要出发了。”

    “这么急,我还想和你多说说话呢,你只爱天下苍生,便不爱你的徒儿吗?”素妙音嘴巴撅起,怏怏不乐,这才让天女曦记起,不管怎么早慧,素妙音终究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

    天女曦又好气又好笑,作势要弹她脑壳,道:“没良心的,师傅平时还不疼爱你吗?”

    “再多疼爱些不行吗?比你对天下苍生的爱再多一些……”素妙音将脖子向后缩,想躲过天女曦的“脑崩”,但口上还是不甘心的争取。

    “不能哦。”天女曦光洁的手指点上素妙音额头,却只是轻轻屈指,在她鼻梁上刮了一记,“佛曰,众生平等。”

    说罢,天女曦拎起医箱行囊,跨门而去。她余光所见,素妙音眼角晶莹,似在低头垂泪。

    可她没有停步,离别是成长的必须,她相信素妙音是个聪明的孩子,总是能适应的。

    但她未料到的是,今后的时间,素妙音的成长远超她想象。

    -=

    “佛错了,众生从不平等。”十七岁的素妙音挡在天女曦面前,她像鹤一样端庄而立,无一丝退缩。

    这是又一次离别,优昙净宗有大典,需要天女曦参与,所以天女曦才返回,而大典结束,天女曦不过盘桓半月,便又要离去。

    只是这次,素妙音拦在了她的去路上,不让她轻离。

    “哦?”听闻素妙音道出谤佛之语,天女曦微微挑眉,等着她的后续。

    素妙音道:“师傅泽被万民,济世救难,每救一人,便负一人生命之重,宿世累积,已是一身背负万人之命,一人关乎天下安危,岂曰平等?师尊既承山岳之重,宜坐镇优昙净宗,巩固人心。若孤身妄动,便如以山岳投江湖,江湖本无浪,因你而起轩然大波。”

    天女曦摇头道:“那是担负不同,并不意味着贵贱有差。你可以因亲疏有别,视我比人重要,我却不能自认高人一等。且山岳之重,积沙而成,救万民之命,亦从救眼前一人起,我若有轻贱之心,不能一视平等,你我又岂有今日师徒之缘?”

    素妙音默(www.zhaishuyuan.cc)然,其实,少有人知,她本是因黄河泛滥而流离失亲的丐女,若非因天女曦将她带回优昙净宗抚养,那沦落土窑可能已是她最佳的归宿。

    天女曦是她的太阳,但太阳却从不专属与她,而是一视同仁的将光辉播散给万物。她因天女曦的平等心才得以救赎,要如何能阻止她向其他人施加这份平等?

    可素妙音仍倔强道:“那至少做一个约定,宗门之外,有万民等你救赎,宗门之内,也有万千弟子待你教诲,便从师傅救我那次算起,你救满万人后,便安心回宗门教导我们,否则救而不教,岂不是只救了一半?”

    天女曦因她近乎耍赖的逻辑而失笑,可偏生无赖中还有那么几分道理,便点头道:“也可,只是为什么要从救你那次开始算?”

    “因为我想做被师傅拯救的第一人。”素妙音守着她最后的坚持,之后,再一次目送天女曦离去。

    她的目光坚定而清澈,谁也没想到,再过不久,那双明眸会变成天女曦的光辉也照不进的暗渊。

    -=

    “咚咚咚!”夜黑之时,响起一阵敲门声,是又一次归来的天女曦轻轻唤门。

    “妙音,你我刚回来,就听说你把自己关在黑屋内十余天了,是出什么事了吗?”天女曦没得到回应,又柔声道:“你是睡了吗?”

    片刻之后,才有微弱的声音传来,“我没睡,师傅,你进来吧。”

    天女曦推门而入,便见内中无灯,漆黑一片、不可见物。但天女曦依然一下就辨认出了素妙音位置。

    因为素妙音的眼睛,比黑更黑。

    她抱膝坐在墙角,面容疲惫憔悴,一双眼却如黑洞,深不见底,悲喜难测,吞噬着周遭的黑暗。

    天女曦暗暗一惊,道:“妙音,你一直坐在这么,也不点灯?”

    素妙音抬起眼,道:“我没事,我只是想适应这黑暗……师傅几时回来的?又打算什么时候走?”

    “刚回来,七天后就要走。这次耽搁久了,陕北白河寨前年遭了灾,当地大户趁机侵并土地,老百姓没了活计,就快上山做起了盗匪,恰大户染病,我给他施了药,换来了粮食种子,又和百姓开垦了一片荒地,今年过的紧一点,明年应该会有个好收成。”天女伸手抚着素妙音,她原本光洁的手掌,竟已因开荒垦田而粗砺之感。“不过和你的约定我倒是没忘,全寨上下三百零五口,挺过冬天的只二百三十三口,便算我这次救了二百三十三人吧。”

    “那大户家里多少人?”却听素妙音道。

    “一共十七人,连着家丁仆佣,四十三人吧。”天女曦道。

    “加上这四十三人吧。百姓若沦为盗匪,第一个开刀的便是大户全家,杀了大户,抢了粮,却丢了良身,不敢耕种,要么坐吃山空,要么就去劫掠更多村落,不管怎样,被官兵剿灭是最终定局,最后所有人都得死,是你救了这些人摆脱死局。”素妙音平静道,她眼神无光,连声音都显得空洞,“不过这还不是救更多人的方法,师尊何不杀大户一家十七口,散其财粮,分其地产,如此百姓便可回返耕种,不必再重新垦荒,也便不会有人,因没熬过缺粮的冬天而死。”

    天女曦悚然,道:“妙音,师傅不在时,你经历了什么?”

    “我去了沉舟阁,看了宗门那些尘封黑暗、见不得天日的历史。也知道了师傅你身为天女,到底背负了什么……”素妙音看着天女曦,凄凄一笑道:“若众生皆平等,那么一边是十七口,一边是三百零五人,如何取舍,不难抉择。师傅,我宗门千年历史中,不已施加了无数次这种平等的大慈悲吗?”

    天女曦良久不语,默(www.zhaishuyuan.cc)然之后低身抱住素妙音,拥她入怀,心疼道:“你为何要去沉舟阁,你还年轻,不该接触这些……”

    优昙净宗因天女而立,以护世为己任,但护世从来不是一件光鲜亮丽之事。其中有艰难的取舍,有血腥的牺牲、有不得不为的算计……这些护世的“代价”不宜公诸于世,却也不能被遗忘,所以优昙净宗立沉舟阁,取‘沉舟侧旁,千帆竞流’之意,记录着这些不为人知的历史。

    素妙音久违的回到天女怀中,眼中的死寂终于现出几分生机,“我已年过十八,再不接触,难道一直让师傅你独自承受?”

    她抬眼,看着天女曦,那双黑到极致的眸子,映满了天女曦的影子,“师傅,我想明白了,光芒之下,总是伴影而生,你为淑世之光,我便做你的影子,你照不进的黑暗,便交由我来,只是这次、至少这次……多陪陪我几天好吗?”

    天女曦不语,只拥住素妙音,轻拍着她的背心,就像温柔的母亲哄着撒娇的孩子入睡,十几天未眠的素妙音终于在她的轻抚下,沉沉的睡去。

    翌日,天女曦醒来时,却发现怀中的素妙音已不在。

    之后,才知素妙音已久违的踏出房门,处理宗内事务,素妙音本就聪慧过人,各项积压的事务在她手中迎刃而解,就像是为了帮天女曦解决后顾之忧。

    天女曦也在七日后,约定的日子离开,并没有多做停留。

    而素妙音也没挽留,就好像开口索求更多陪伴之事,从不存在一般。

    平等不光是博爱,亦是一种残忍,对亲近者的残忍。

    而素妙音已学会了对自己残忍。

    -=

    春去秋又来,一年又一年。

    天女曦便这么来回折返,每一次折返都带回一个数字,九百六十二、一千三百八十四、两千零三十……

    她的足迹遍(www.fanwai.org)布天下,救助的人越来越多,每一个增长的数字,都是一条被拯救的性命。

    可数字离目标越来越近,素妙音眼中的那本就藏得很深的期冀,也越来越难以辨识,直至——

    -=

    “你来了?这次打算几时离开?”

    这一次披着星色回到优昙净宗,天女曦不愿打扰众人安眠,独身一人悄然回到自己房内,却发现房间之内一灯如豆,是素妙音早已得了消息,在房内等候。

    等候之余,仍不忘批阅这卷宗,觉察天女曦到来时,头也未抬,便问出了上面的问题。

    “这次久一点,要待上一个月。”天女曦解下行囊,边规整随身物品,边闲话家常般叙述这次经历:“这次我从河东道行至了陇右道,沿途又起了有疫灾,我……”

    “告诉我总数便好。”素妙音却似没时间听下去,打断道。

    这显得无礼的行为,天女曦也不在意,只微微一笑,道:“算三百二十二人吧。”

    “三百二十二人,加上之前,一共两千五百六十人。”素妙音批阅卷宗不停,却准确报出了数字,却又道:“太慢了,这幼稚的约定,你打算再维系多久?”

    天女曦淡淡笑道:“你没耐心了?”

    素妙音道:“是快没了,留在优昙净宗,作为精神信仰凝聚人心,防范不测,才是拯救更多人的最佳方式。”

    天女曦摇头道:“相同的论调,你许久之前就说过。”

    素妙音放下手中的笔,看向天女曦,眼中已是邃如渊海,“相同的论调,却是不同的时机。”

    “如今是什么时机?”

    “天下将乱的时机。”

    天女曦面上现出正色,道:“如今四海靖平,虽有也有天灾人祸,但总体仍是海清河晏,何来天下将乱?”

    “开唐以来,百年未见大兴刀兵,可这世间,哪有百年的太平?你过往行路百里,所见所闻我皆字字记录,当知正因当今堪称太平,所以骄奢之气已成,土地兼并日重,人心腐化,门第分明,连我辈修者也不能免俗,此皆盛极而衰之兆,自当居安思危,变乱总是不期而至,可不会给我们准备的时间。”素妙音词锋如刀般道。

    天女曦陷入深思,已有挣扎之色,良久才道:“可再过不久,便要入夏,我担心天气一热,河东、陇右两地疫情复发,所以置办了两船药材,还要送去。”言语之前,似已因素妙音的说辞而有所松动,只是仍有牵挂之事悬而未决,还不能呆在宗内。

    便听素妙音又道,“既然如此,那你便早去早回,明日就出发吧。”

    天女曦闻言睁大眼睛,这是第一次,素妙音主动催促她离开。

    而素妙音波澜不惊的解释道:“周妙洁师姐要与我争宗主之位,已是势同水火,你这时留在宗内,会平添她的绮念,也不方便我出手。”言语之间,已是宗主之位为囊中之物。

    天女曦面色又是一暗,优昙净宗内,天女是精神领袖,宗主是俗务掌门,一般来说,天女会从亲传弟子之中选择出色者作为宗主,而天女寂灭后,又由宗主养育转世成婴儿的新任天女,抚养天女长大,如此循环往复。天女和掌门本无高下之分,但作为师长的,往往具有更多的话语权。

    如今情形便是,天女曦已心属素妙音为宗主人选,只是素妙音年岁不够,碍于门规还无法任命。而只要一天没正式任命,其他弟子便有心思。

    天女曦垂下眼帘,幽幽道:“你与妙洁自幼便在一起,几年前还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怎如今闹成这样。”

    “因为,我们都长大了。”素妙音波澜不惊道,看似一句废话,却尽是世间的无奈。

    天女曦想了想,道:“我离开之前,会封妙洁为传灯使。”

    传灯使负责寻找天女转世,并在新生的天女发育健全到足以承载往世功力前,先暂时保管储存功力的昙华心灯,在门中地位崇高,但封了此位,便意味着与宗主之位无缘了。

    “再加一命,两千五百六十一了,你救了周师姐,就在方才。”素妙音声音不见喜悲,一语说完,又埋首卷宗之中,好像方才之事只微不足道。

    翌日,天女曦封周妙洁为传灯使,虽暂未封素妙音宗主之位,但宗内众人皆已知天女心属之人,自此,再无人拉帮结派、借机生事。

    天女也随即离去,只是谁也未想到,素妙音口中的变乱,来的比预料的还要迅速猛烈。

    -=

    那一年,帝凌天携沉寂已久的六道恶灭横空出世,七天之内先灭道门道德殿,再屠儒门书函学院,随后兵锋一转,以灭世之威倾压优昙净宗。

    幸有素妙音先抵住六道攻势,又率奇军突围,引来万象天宫援军,久攻优昙净宗不下的六道恶灭受内外夹击,终于溃败,帝凌天也在那一战中被卫无双击杀当场。

    六道之势便如惊雷,来得凶,去得也快,在外的天女曦听闻消息后,以最快速度急返优昙净宗,但赶到时战乱已然平息,只看到疮痍满地、哀鸿遍(www.fanwai.org)野,以及等待她的素妙音。

    “师傅,你来晚了。”一袭白衣的素妙音立在残破倾倒的山门,在她身后,血染不绝,野火不熄,宛若地狱盛景。

    一阵天旋地转,天女曦昏厥过去。

    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天女曦抓住素妙音的手,问道:“伤亡多少人?”

    素妙音道:“宗内弟子六百二十人,依宗门生活的宗外百姓三千零一十三人,这是死亡的人数,现在的。”

    “差了……一万一百八十人……”天女曦身形剧颤,胸中积郁之气化作鲜血呕出。

    素妙音知晓天女曦的意思,天女曦与她约定的万人之数,多年行善救人慢慢积攒的数字,而今因此一役,一笔勾销,还倒扣了百八十人,她是将宗门内外之人的死全算作了自己过失。

    计数从来不是功绩的夸耀,不光记救命之恩,也担殒命之责,这便是天女曦的背负。

    而天女曦拭干血液时,便不发一言的从榻上起身,直向“地狱”而行。

    她催动术法浇灭不熄的邪火,举起千斤巨石救出被困塌房中的人,调制药物分发伤患,灌注真气为百姓吊命,替中毒的弟子吮吸毒素、搬着沉重木料建造简单的居所……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她的身影就这么奔行穿梭着,除了累到昏厥,她没有一刻歇息,也再没有离开宗门。

    素妙音的希望终于实现,只是,谁也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昼夜不休的常年透支,让天女曦的光芒迅速黯淡,就像她干裂的皮肤,枯黄的头发一样,再无半分光彩。

    年华在她身上加速流逝,短短数年,她已如老妪般衰老,染上一身劳疾……

    在她不知第几百次累倒后醒来,发现素妙音又站在了她床前。

    素妙音手持拂尘,发系高冠,早已是宗主打扮。

    天女曦想再起身,却发现自己已虚弱的无法撑起身体,而素妙音按住了她,道:“师傅,够了,已经十二年了,能救的伤员都早已得到了救治,其他人,也早已救不回来了。”

    “十二年了?已经十二年了?”天女曦的眼神出现困惑,但很快又想起来了,第八年的时候,她因过度的疲劳换上了癔症,自那之后,经常忘记过往,忘记岁月。但很快,眼中迷(www.xinbanzhu.com)惘消散,“可……还是不够啊……”

    天女曦想起,她这几年已浑浑噩噩,这样的对话,或许已不是第一次发生,所以决定趁她清醒,再多做一些事。

    她顺从素妙音的意愿躺下,却看着素妙音道:“有个问题,我记不清是否问过你……优昙净宗被围时,你为什么没第一时间传书于我?”

    素妙音道:“六道恶灭围困优昙净宗,便有毕其功于一役之心,见不到你,他们就不算尽全功,始终心怀忌惮,你不出现,反而是对六道更大的威慑。”

    “还有呢?”

    “你孤身一人,难做援手,若不见你,坚守弟子仍存有希望,你若失陷,众人信仰崩溃,将不战自溃。”

    “还有呢?咳咳咳……”天女曦问着,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第一年的时候,她就因强催真气为人续命,伤到了自己的心脉,留下了咳血的症状,素妙音为她拭血,她却虚弱的抓住素妙音的手,道:“我现在还算清醒,你瞒不过我的。”

    素妙音闭上眼,不去看天女曦目光,“还有便是,我怕你自投罗网,我不想你有危险……你教我的众生平等,我没做到,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时的我,无法将你和其他人等同……”

    天女曦长长一叹,道:“不,也许你是对的,错的是我,众生并不平等,像我这样的人不该轻离自己的位置,就该更重要的位置上,承担更多,才能救更多的人……”

    天女曦静默(www.zhaishuyuan.cc)一会,看向素妙音,那双早已经燃尽、只余死灰的双眸中,这一刻又绽放出光芒,“你的不等,我的平等,难分对错,互成因果,共同造成无法逆转的过去,但好在,我们还能改变未来……只要,你帮我。”

    素妙音似被这目光灼痛,再睁开眼,道:“我已经帮你了。”

    这些年来,素妙音一直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在天女曦身后,像天女曦影子一般,夜以继日、殚精竭虑,一同抹平灾难后的疮痍,但天女曦却道——

    “还不够,你知道该怎么帮我。”

    素妙音瞳孔微微一缩,却落入了天女曦眼中,素妙音一贯善于看穿他人,但今日,却屡屡被天女曦看穿。于是,天女曦继续道:“你说过的,变乱总是不期而至,上一次,我无能为力,若有下次,如今的我,同样什么也做不到,这样可不行啊……”

    天女曦勾动唇角,似在自嘲,嘲笑着自己如今的身体,经脉萎缩、五劳七伤、不断的旧(www.fqxs.net)疾加新伤,让这身躯已如被虫蚁侵蚀的大厦,一触及倒,却又期许的看向素妙音道。

    “能让我摆脱这无能为力的困境的,只有你了,所以,趁我现在清醒……”天女曦目光和煦,对素妙音亲切的笑着,而右手从床沿伸出,掌心化出一盏晶莹剔透的法灯——昙华心灯。

    因过度吸取他人体内毒素,天女曦的右手第三年就被毒素侵蚀,总是不自觉的手抖,但如今,颤抖的手依旧(www.fqxs.net)坚定,将心灯递到素妙音手心,眼中有鼓励,有期许,甚至有些乞求,说出素妙音最畏惧的话:

    “妙音,帮我,这一次,一视平等,好吗?”

    玉石的清凉感充盈掌心,又十指连心的浸透素妙音心神,素妙音只觉一股寒意从脊柱蔓延到天灵,这寒意让浑身战栗,如坠冰窟,却又逼得她冷静、清醒。

    她知道该怎么“帮”天女曦,一直都知道。

    幽静的夜里,素妙音就这么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静立,如作长考,继任宗主以来,每一次她为做下艰难决定时,都会这样。

    但从未有一个决定,像如今这般漫长。天女曦并未催促,只静静躺着,看向素妙音。

    就那么看着,直到素妙音的双眼又一次与幽邃的黑夜相融,如无底暗渊,看不出半分情绪。

    “好。”

    素妙音接过心灯,将它倒转过来。

    插入天女曦胸膛。

    倒持的昙华心灯便像是金刚锥,甫刺入天女曦心口,血就汩汩冒出。

    历代天女从优昙心灯中汲取前代的功力,亦会在自己将要坐化之际,将曾经汲取的以及自己修炼的功力连本带息还给优昙心灯,但并不是每一代天女都可以好整以暇的完成这个仪式。

    便如现在的天女曦,一身沉疾的她,已无法主动将功力归还昙华心灯,但天女一系既然能传承千年不曾断绝,自然有其他方法,应对这种情况。

    那是最血腥的方法,也是素妙音正在实施的方法。

    染血的优昙心灯大绽光华,仿若绽开的花朵,饥渴的汲取着养分。

    天女曦的真元和命力,源源不断的涌入心灯之内,反让她面颊蕴红,现出回光返照之态。

    于是,她伸出手,叠在素妙音的手背之上,帮助素妙音一起用力。

    素妙音已做出最理性的决定,但天女曦知道这决定的重量,所以即使到了最后,也在与她的弟子一起分担。

    温热鲜血浸沃下,手与手交叠的温度,让素妙音想起了她还是饥肠辘辘的幼小丐女时,是天女曦不嫌脏污牵起她的手,成了照亮人生的第一缕光,而如今,她在扼杀这光。

    或许这仪式没必要这么着急进行,天女曦虽病痛缠身,但毕竟是修者,且年岁仍不大,至少仍能有二十年甚至更久的寿数,可一个神识不清,卧病在床的天女无法救助世人,更无法应对风云莫测的未来,所以她早死一日,未来的天女就多一日积蓄力量的时间。

    “不用……难过……”胸腔被洞穿,让天女曦声音如破了洞的风箱,可她依然眼波温柔“我之后……还会有新的……天女……你我还有……相逢之日……”

    “会有新的天女,却不再是你。”素妙音平静道。她早已是智深如海的优昙净宗宗主,痛苦、挣扎都是不必要表现出的情绪,她的手依然坚定有力,将优昙心灯往天女曦胸膛按压,按压,再按压……

    “不再是我,才是更好的天女……”喷洒的血液点点滴滴溅在天女曦面容上,她却笑了,这些年来第一次笑,“亏欠的性命……我还……还不上了……找到下一个我……教她这份平等、这份不平……让她成为……更好的天女……去救更多的人……”

    话语终结,和煦的笑靥也永远定格在天女面容。

    素妙音将头颅深埋,轻吻天女曦的额头,或许死亡是世间唯一的平等,而她,已经将其赠予了她的师傅。

    再抬头时,见窗外黑夜已尽,旭日新生,将晨曦挥洒世间。

    她的太阳却的熄灭了。

    于是,素妙音起身,将昙华心灯从天女曦尸体上拔出,被鲜血浸透昙华心灯汲取了充盈浩瀚的真元,原本闭合的花瓣绽开,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而同样一身血染素妙音开门叫来弟子,无视弟子震惊万分的样子,淡淡号令道:“天女已寂灭,传令‘传灯使’周妙洁,令其持心灯,寻天女转世。”

    下一任天女,当有大不同。

    她会让下一任天女有大不同!

    绝对!

    <script>app2();</script>

    (https://om/chapter/3064_64652962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om
新书推荐: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 豪婿韩三千苏迎夏 百鬼之书 勒总宠妻有度靳封臣 圣战傀儡师 皇后修成记 生死灵界 仙山有路 靳封臣江瑟瑟 镇国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