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符尊传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三章 取经封神神路漫漫,却是六道好轮回-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三章 取经封神神路漫漫,却是六道好轮回-大结局

    <script>app2();</script>

    “舅舅!”苍云惊喜交加,完美想到,蔑多罗会出现于此。

    蔑多罗看到苍云,十分激动:“外甥!”张开四臂就冲过来拥抱苍云。

    苍云面色发绿,想要躲闪,却发现在蔑多罗面前,自己的修为和刚入王级时没太大差别,一闪神间已经被蔑多罗抱在怀中,胸前沾满蔑多罗的口水和眼泪,肋骨断了三根,脊柱轻微粉碎性骨折。

    蔑多罗抱过苍云,道:“侄子,舅舅先去会会那老鼻子,太上老君!”

    言罢,扔下苍云,蔑多罗飞向太上老君。

    地母戊土元妖变化的少女甜甜的叫了一声:“哥哥。”

    苍云抹了抹流血的七窍,张口想要回答一声,结果一张口就涌出一大口鲜血,戊土元妖赶紧拿出收卷帮苍云擦拭。

    哈拉唿哨表情颇为怪异,苍云笑道:“许久不见,一向可好?你也晋升至准尊了。”

    哈拉唿哨看看苍云,看看和苍云亲密的戊土元妖,心中生出一股酸意,道:“你是大尊了,怎么,了不起吗,休要小看我魔界勇士,要不要再战一场?”

    苍云呵呵一笑:“谁敢小看魔界,晨波前辈自此,我怎敢造次。”

    听到晨波的名字,哈拉唿哨面色一变,赶紧四外查看,并未见晨波,却见到了兵淌血离,闹得心情不是很美。

    苍云这才有时间去和丁兰雅叙旧(www.fqxs.net),地母元妖跟着苍云,哈拉唿哨有些讪讪,也跟着苍云。

    “丁兰先生!”苍云问候道:“多谢救命之恩!”

    丁兰雅柔声道:“苍云,不用谢我,是我奉魔神晨波之命,前来仙界,呵呵,说来惭愧,我的修为,自在仙界与你相见一次之后,进境甚微,全靠着魔神借用的魔气,魔神赐下魔气之时说道会有用处,原来应在此处。”

    苍云问道:“晨波前辈可来了?”

    兵淌血离道:“随后便至。”

    说话间,远处飞来四个身影,是郝建伟、仰晟龙、马老板和成虎(www.fuguodu.pro),四个虚弱的男子,都是那紧张时刻的紧绷之后,一阵放松,导致身体有被掏空的感觉。

    八卦门、苟门、宰门的首领和弟子见到马老板,纷纷大惊,同时惊呼道:“大师!”

    而后三个门派的弟子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他也是你们的大师?”

    马老板尤其虚弱,尚需成虎(www.fuguodu.pro)搀扶,来到苍云面前,马老板先是自豪一笑:“二哥,幸不辱命。”

    苍云立即放出符文,替马老板恢复,拍拍马老板肩膀:“何止不辱命,你这好似突然改变了上界的格局,是前所未有的大变局。”

    马老板嘿嘿一笑,挠头道:“我也没想到,就是想把天庭的所作所为给公布出去,扰乱仙界天庭的声誉,给他们造成麻烦,没想到,小兄弟们非常卖力气,把转播系统卖到了仙界以外的各大上界,还有下界修真者中,哎,当然了,二哥,这要感谢你做出的巨大贡献,推波助澜,才让这么多修真者对转播系统感兴趣。要不二哥以后你开个直播吧,我新研究的,很有前途。”

    苍云一脸黑线:“再说揍死你。”

    郝建伟抽着烟,看着漫天遍(www.fanwai.org)野的神仙,魔,妖,鬼,一阵感慨:“你们说,如果魔公子看到这样的景象,他是不是会后悔在九州,不遗余力的想要成仙?”

    仰晟龙问道:“大哥,你有没有后悔成仙?”

    郝建伟嘿嘿长笑:“确实没想到仙界这么热闹。看这意思,魔界、妖界、鬼界、极乐世界想要打通来仙界的通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否则哪就这么巧,一下子把通道全都打开。你看那天庭的主儿,开妖界的门多么随意,不知道那太上老君提前已废了多少心思。”

    仰晟龙背着双手,颇有指点江山的意味:“不错不错,真是热闹,哎,老二,是不是你到哪,都要闹得天翻地覆?”

    苍云呸了一声:“怎么能说是我到哪,哪里天翻地覆?”

    “云儿,你三弟说这话,也不算有错。”淡月和青天携手揽腕的走到苍云面前,青天好似还有些害羞,小脸红扑扑的。

    青澜、青一、青剑、澹台霓裳、西王母等紧随其后,其乐融融。

    苍云见师父、师娘齐至,心中幸福,问道:“大师娘,为何如此说?”

    淡月一扫往日眉宇间淡淡的忧伤,略带娇嗔的看了一眼青天:“这要问你们的几个师父。”

    苏慕容、慕容苏、平清、平剑、苍云、朱雪、朱雀站成一排,一齐看向青天。

    青天已经许久没被徒弟们这要看过,很是欣慰,道:“自从见到你们,为师就知道,你们是应劫而生,应劫而来。”

    “还以为什么高谈阔论。”

    “这不老生常谈吗。”

    “大师父,怎么这么多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哎,你,哎,我,哎。”

    青天泪流满面,蹲在地上,背景变为黑色,几团幽蓝的小鬼火在背后萦绕:“你们,怎么又这样。”

    淡月捂嘴笑道:“天,徒弟们就是这样可爱的,我们以前讨论过遇到的种种,冥冥中好似自有安排,也有三清、魔神、妖神的影子。应劫而生啊,云儿他们早就想到了。”

    青天撇着嘴,有些幽怨的看着淡月:“那你不早说。”

    淡月眼神清澈的看着青天:“我也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谈阔论啊。”

    青天哭的更厉害了。

    通过通道,越来越多的魔界、妖界、鬼界、苍天的修真者涌入仙界,若不是主动用了空间法则,这一片天空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各界修真者。

    苍云看了一眼战场,各方大军均列阵不动,整理阵容,救助伤者,好在修真者不似凡人,各有各的回复手段,只不过妖界、魔界的修真者以修炼阴气为主,恢复速度不如仙界的修真者。

    好在魔界、妖界阴气为主,最利于各种灵药的生长,所以魔界和妖界的修真者没事身上都带着各种灵丹妙药,打不过了就吃药,逃不掉了就吃药,闲着没事就吃药。

    仙界和鬼界的修真者对魔界和妖界的修真者这种行为很是看不惯,仙界和魔界的修真者认为天地灵气才是最好的灵丹,所以没事就吸灵气。

    “你们,这个场景不要播放出去,否则对下界触动太大!”苍云向卓越、伟大、八卦门总监等道。

    卓越等立即道:“苍云大尊,我们知道轻重,早已经开始插播吞拿世家买断的内容了。我们都买了,都买了,苍天的产品就是好。”

    苍云等不禁竖起大拇指。

    “蔑多罗,你来做什么?”元始天尊去而复返,和通天教主一同返回。

    蔑多罗正和太上老君交谈,看到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特别是对元始天尊,杀了自己妹妹和美服的仇敌。不过到了蔑多罗的境界,知道这都是命数所然,心中并无太多牵绊。

    许多人都说人定胜天,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幸运,这岂不是可笑?所谓的改变命运,正是你的命运而已。

    你在看天的同时,殊不知天早已高高在上。

    而高高在上的天,就在你的心中。

    你反的天,不过是在反你自己。

    佛道同源,便是在此一点。

    “你们两个又来做什么?”蔑多罗四臂环抱身前问道。

    通天教主知道元始天尊与蔑多罗的过节,抢先道:“蔑多罗,此乃仙界,你不在妖界,却来问我们。”

    蔑多罗大笑一阵:“通天,你的好演讲,六界全都看的清清楚楚,自然想要来看看你这本尊。”

    通天教主被蔑多罗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当然,现在通天教主还不知道马老板的所作所为,不然现在就得让徒弟去准备手撕鸡的调料。

    至于为何通天彻地的通天教主没有发现眼皮子底下马老板的表演,正是所谓的灯下黑。

    元始天尊道:“蔑多罗,你开妖界通道也就罢了,为何从极乐世界,同那佛门共辟通道。”

    蔑多罗砌了一声:“妖界通道还需我费力?”蔑多罗伸出一支臂膀,指指那四神兽加持的大门:“老君早已下了大手笔,开了这大门通道。”

    元始天尊冷哼道:“你明知本天尊所问何事,何必推诿。”

    蔑多罗昂首道:“怎么,我外甥是佛教护教法王,老子去极乐世界开个门不行吗?”

    元始天尊道:“哼,莫非是因为你娲家未被天庭接纳,所以你要投靠佛门?”

    蔑多罗哈哈大笑:“我娲家需要投靠佛门吗?来,元始,咱俩练练,来。”

    元始天尊脸色发绿,倒不是惧怕蔑多罗,只是蔑多罗乃是妖身,那肉身,让元始天尊咬都咬不动,真斗起来,蔑多罗肯定是用灵与肉的十八次拍打,简称十八拍,后来觉得拍太过严重,改成了摸,打斗动作是滚作一团,十分不雅。只是蔑多罗这个妖族,不太在意这些细节,元始天尊可不能允许自己有这等形象。

    通天教主道:“蔑多罗,你不怕我三清将你镇压在仙界?”

    蔑多罗道:“怎么,老子从极乐世界开了门,你当佛教的秃子们会不来仙界看看?”

    元始天尊冷哼道:“果然与佛门有勾结。”

    蔑多罗呸了一声:“扯淡,老子再次重申,我外甥是佛教护教法王,要勾结,也是他勾结!老子这辈子不可能勾结佛教!”

    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以及在场的所有修真者全都看向苍云。

    苍云表情有些僵硬的向着所有修真者挥手,这何止是千万双眼睛,好在苍云修为深厚,皮肤坚韧无比。

    太上老君十分淡然,道:“苍云小友,可愿过来一叙?”

    苍云与太上老君并无仇怨,且在王墓中受过太上老君的点播,算是一番因果,心中颇为感激,见太上老君并无敌意,且舅舅蔑多罗好似与太上老君有些交情,便大方前往,苏慕容和慕容苏本是太上老君的玉,跟随苍云一同前往。

    平清、平剑、朱雪、朱雀、郝建伟、仰晟龙、马老板觉得能够近距离观察三清的机会不多,不请自来,跟着苍云一同飞到太上老君身边。

    “拜见老君。”苏慕容和慕容苏首先行礼道。

    苍云跟着躬身施礼:“老君。”

    太上老君笑呵呵道:“嗯,不错不错,感谢教主,医好了我这两块美玉。”

    通天教主呵呵一笑,不多言语。

    太上老君目光扫过苍云一众,道:“苍云小友,恭喜你斩去三尸,成就尊位,只是以后那妖尊,仍需你去收服。”

    蔑多罗闻言,问道:“还有一尸哪里去了?”

    太上老君手捻长髯道:“那一尸乃是魔佛,应在佛教身上,也算是苍云小友背负佛力,苦苦不能成尊的一段罪业。”

    蔑多罗点点头:“原来如此。”

    苍云听闻以后还要去收服妖尊,心中一凛,不知太上老君所谓何事,为何要去收服自己的妖身,难道妖身变态了?

    苍云道:“多谢老君指点。”

    老君看看平清、平剑,朗声长笑,笑的平清和平剑心中不明所以。

    太上老君道:“玉清,恭喜恭喜。”

    只有寥寥几个修真者知道太上老君话中所指,其余修真者一头雾水。

    平剑在平清耳边低声几句,平清颓然跪倒,仿佛世界崩塌了:“什么!我们是雌雄同体,无性繁殖出来的吗!”

    太上老君最后看向朱雪和朱雀,道:“两个小娃娃,苦了你们。也算成就你们凤凰世家一番渊源,九天日后不可限量。”

    朱雪和朱雀骄傲的哼了一声,不愿搭理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也不以为意。

    太上老君道:“苍云小友,你游历各大上界,对仙、魔、妖、鬼、极乐、血海,这六大上界均熟悉,现在看到各大上界大军聚集,作何感想?”

    苍云暗道血海还真是一个被承认的上界,这乃是意料之外,只是为何以前总是提及四大上界,从未提过五大上界的说法?或许是佛教进入血海之后,各大上界的修真者探子接连进入血海,才发现这个从未扬名的血海,竟是一界,皆因血海一直与鬼界相连,好似是鬼界的一部分一般。

    至于太上老君的问题,苍云答道:“老君,各大上界均有修真者与我牵绊极深,如若开展,定然是各大上界混战,原本仙界有三清,力压各大上界,不过现在妖界有我舅舅蔑多罗,魔界有魔神晨波前辈,极乐世界有如来佛祖,可与三清分庭抗礼,仙界已无法保持高高在上。而鬼界,我想不用多言,自然不会受到三清,嗯,的压制,血海,一来在鬼界之下,二来,血海居民多信封佛教,许多居民已经皈依佛门,成了佛门的守护者,所以,六大上界,各有守护,各界大军集结,我想,阴阳大成者实力均衡,已无法干涉大军交战,若任由尊级及以下厮杀,恐怕是六界具毁的结果,战火将延绵不绝,直到时间的尽头。”

    太上老君点头道:“不错,小友想的正确。战争的起点在哪里?”

    苍云想了想,道:“起点在于,天庭攻打广寒宫。”

    太上老君道:“那广寒宫是否可以不抵抗?”

    苍云道:“不可以,老君,你可知道广寒宫一定抵抗天庭的缘由?”

    “哦,这确实不知。”太上老君道。

    通天教主道:“这缘由有何重要,蔑多罗,莫非你和你的族人不知道天地失衡的状况?不知道事态的严重?”

    蔑多罗道:“怎么,所以你炼那煞气凝聚的诛仙剑阵,想要吞了业力?你明知业力无形,所以你要吞杀的,怕是天地亿万生灵啊。通天,我记得你的教义是对众生一视同仁,有教无类,不似那元始天尊,只收些他认同的徒弟。但那元始天尊也没有你这等想法。”

    通天教主道:“众生皆平等,所以众生皆应为天地秩序的平衡付出才对!”

    蔑多罗四条胳膊同时耸耸肩:“谬论,谬论。”

    通天教主道:“老君的天庭想要用天罚的手段,平衡业力,结果导致六界大战,现在你的外甥可谓引领数支大军,与天庭,与你妖界的妖物对抗,若六界修真者大战起,荼毒六大上界,所造杀孽且不是比我更重。”

    “那元始有什么想法?”蔑多罗问道。

    不等元始天尊说话,苍云等一齐看向平清、平剑,看的蔑多罗莫名其妙:“他俩是元始天尊的办法?”

    苍云道:“他俩是元始天尊办法的附带产品。”

    平清道:“舅舅,这,阎王殿遵循的乃是元始之道。”

    蔑多罗不禁大叫:“阎王殿怎么会是遵循元始之道?平清,平剑,说,是不是元始逼迫你们了?不用怕,跟舅舅说,看舅舅练他!”

    平剑道:“舅舅,这其中缘由,难以说清,不过我们已经坚决肃清了元始的流毒,并多次召开阎王殿代表大会,深刻讨论这个问题。”

    蔑多罗似懂非懂。

    苍云道:“老君,世间修真者无数,而天地秩序失衡,与修真者有着莫大的关系,为何不告知各界修真者,在修炼过程中,多加注意,或者有意的去消解业力?”

    太上老君道:“世间确实修真者无数,只是修真一道,本就是逆天而行,修炼的过程,就是扰动天地元气的过程。唯独佛门,其修炼之法可以降低对元气的干扰。若让世间的修真者去平复元气,岂不困难?更甚者,不修真的生灵数量,何止万倍于修真者,其产生的七情六欲,全都是业力的源泉,其怨恨嗔痴的念头,对于天地业力的影响,并不亚于修真者对元气的扰动。鬼界的阎王殿已经形成对鬼魂的审判,小友你去过鬼界,可认为阎王殿的方式可行?”

    苍云沉吟道:“阎王殿根据鬼物生前所作所为,判定其罪孽,通过刑罚,使其受苦,确实是消缺业力的一种方式。我明白,天庭的行为几乎与阎王殿如出一辙,不过天庭所针对的,乃是生灵,及修真者,凡是倒行逆施,引犯天怒(www.shubaojie.com)者,天庭便会降下雷劫,使其受刑,达到消解业力的目的,只是天庭用的雷霆手段,将受刑时间压缩至极致。”

    太上老君手捻长髯道:“正是如此,无论是天庭,还是阎王殿,用的均非灭绝手段,想来你不会同意教主的做法,用诛仙剑阵多杀生灵,在将生灵死时的怨念封入剑阵之中。”

    通天教主抗议道:“所谓生杀,不过半数,我岂能是刽子手,要行灭绝之事?”

    苍云和同门、兄弟沉默(www.zhaishuyuan.cc)片刻,现在三清、妖神讨论的乃是决定无数生灵命运的大事,不可儿戏。

    苍云道:“我们便没有更加妥当的方法?恢复天地秩序,是为了拯救苍生,若为恢复秩序,导致六界涂炭,意义何在?”

    太上老君道:“若小友你能劝阻广寒宫,让其加入天庭,仙界自然一片祥和。”

    苍云道:“我何德何能,能让广寒宫中的仙界修真者放弃以前的理想,转而加入天庭?”

    太上老君道:“这些修真者之所以不愿加入天庭,皆因不能接受天庭的信条。现在妖界四神兽世家愿意加入天庭,能够左右妖界的世家还有魔蛇、天狼犬、古龙妖,魔蛇原家主乃是玄武世家家主的夫人,小友你是天狼犬世家的女婿,自然能够劝解这两个世家,而古龙妖世家,我想你的两位师兄,有办法将其劝降,这样,妖界七大世家可说与仙界携手共进。同时,你是娲家唯一的后代,蔑多罗为妖神,乃是妖界至高者,以蔑多罗的性子,不会与这些俗事纠缠,所以,妖界,实际上可说以小友为尊,小友的意志,可以左右妖界。”

    郝建伟三兄弟不断发出卧槽的声音。

    苍云笑道:“老君言重了,我岂能左右妖界。”

    太上老君道:“小友不必过谦,所以,小友是否愿意共掌天庭?天庭的天条、法度,小友均可参与制定,这样,广寒宫的修真者是否可以加入天庭了?”

    苍云没想到太上老君突然发出这样的邀请,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蔑多罗倒是没太多反对,道:“干什么?想拉我外甥当苦力不成?管理你这天庭,岂不累死?非我妖类向往的生活。”

    太上老君笑道:“现在苍云小友可是从内到外的仙尊。”

    苍云道:“老君,虽然我是苍天的大龙头,实际上苍天的一应事情全部未曾参与,让我共掌天庭,实在不是我能力所及。”

    太上老君道:“小友你代表的是一种精神,加入天庭,代表天庭并非是各界的敌人,而应该是朋友。”

    “哦?朋友?朋友会有清洗魔界的想法吗?”广寒宫世家月亮之后传来一清朗的声音,话音未落,一中等身材的男子已到了近前。

    这男子面容消瘦,一头黄色碎发,一对儿虎(www.fuguodu.pro)牙,双耳带着银色圆形二环,一身穿着乃是魔界传统服饰,十分干练,不似仙界的长袍,相貌虽不俗,扔到人群中却不甚显眼。

    而来者正是晨波,魔界新晋魔神。

    远处兵淌血离和丁兰雅见到魔神晨波降临,立即飞到近前,随时听候晨波调遣。

    苍云虽未曾直接与晨波接触,却早有焦急,乍见到晨波,有些激动,上前施礼道:“晨波前辈!”

    晨波很是热情:“苍云,长大了,别叫前辈,叫叔,我跟你父母十分要好,哎,苦了你,被封印那么久,才被发现。”

    “啊?封印那么久?”苍云一愣。

    晨波拍拍苍云肩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都过去了,过去了。咱们先把这边事情了解。”

    “是!”

    晨波很随意的走上两步,道:“太清,现在当我们魔界是朋友了?”

    太上老君好似昊天玉从未发表过不当言论,很自然的转变了对魔界的态度,道:“首先恭贺魔界终出魔神,晨波老弟,天庭也欢迎你的加入。”

    晨波摇摇头:“我才不要加入你这天庭。苍云啊,要不我加入你苍天得了。”

    苍云道:“那可是莫大的荣幸。”

    晨波只是随口一说,但三清听在耳中,却是另外一番滋味。

    如果晨波加入苍天,那么意味着苍天这个组织,有蔑多罗一位妖神,有晨波一位魔神,而苍云本身又是佛教的护教法王,苍天之中有着佛祖如来的影子。那苍天一夜之间,便会成为能够对抗天庭的庞大组织。

    而且看上去苍天尊级、王级众多,数量有压倒性的优势,且苍天弟子好似本身就非常多,非常多,难道苍天不搞计划生育的吗?苍天怎么维持这么庞大人口基数的福利的?三清心中一阵郁闷。

    均衡的实力,让各方均保守行事。

    晨波和蔑多罗攀谈起来,苍云这才知道晨波和蔑多罗并非首次见面,那许多次晨波的暗中相助,是否有着蔑多罗在背后影响?此时此刻苍云没有过多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

    各方大军见到三清、蔑多罗、晨波几位阴阳大成者齐聚一处,并未有火拼的迹象,反而在友好交谈,战意逐渐消退,在本队中静待事态发展。天庭的天兵天将并未退回天庭之中,整齐队伍。妖界四神兽世家的妖族独立在天庭一侧,并未与天兵天将混编。毕竟妖神在此,妖界的修真者有着很强的归属感。

    魔界修真者围绕在广寒宫世家的月亮周围,和广寒宫世家以及驻扎在广寒宫的所有仙界修真者十分融洽,慷慨的拿出魔界灵药救助伤者,广寒宫一方的修真者深受感动,看魔界的修真者远比天庭的修真者更加亲近,找到了心灵的归属。

    苍天部众则更加自在,数千王级,十余大尊,兵强马壮,如无阴阳大成者出手,苍天还真有可能战胜天庭。这要感谢苍天对机械兽的大力发展,以及苍云深厚的符道修为,已经能够用符阵将从王墓中带出来的王级元神修复至生前水平,又不失对其的控制,仅仅是王级数量上,其他势力便无法望其项背。

    太上老君见晨波并无意与三清深入交流,明白晨波代表了魔界的意志,不会与仙界合作,看蔑多罗的意思,也没有进入天庭的意思。不过苍云没有让太上老君失望,果然成为了能够周旋于各大势力间的大龙头。

    “苍云小友,你还没有回答,是否愿意加入天庭?”太上老君问道。

    苍云微微思索,问道:“老君,为何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没有随你共创天庭?”

    太上老君看看通天教主,又看看元始天尊:“道不同,不相为谋。元始与教主均有自己的想法去平衡天地失衡的元气和业力。”

    苍云道:“老君,此言差矣,你邀请我们加入天庭,不正是希望我们摒弃异议与隔阂,将平衡天地元气与业力作为至高目标,即便中途会出现许多牺牲,在所不惜,是不是?”

    太上老君点头道:“正是如此。小友看来已经见识过失衡的元气与业力的危害。”

    苍云道:“那为何不能让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摒弃意见,全部加入天庭?”

    太上老君略微沉吟,又饶有深意的看向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眼神闪烁,并未直接回应太上老君。

    “怎么都不说话?除了入侵我魔界,想控制妖界,就没什么妙招了?”晨波双手插在裤子两侧的口袋中,和蔑多罗一起走了过来。

    太上老君道:“晨波,魔界的魔影和哈拉唿哨,妖界的戊土地母元妖和皮库沙舍,鬼界的菱叶和十三狱黑暗天,极乐世界的白女和极乐之核,血海的离黎,均是天地失衡出现的逆天之物,虽已部分被收服,有的开了灵智,并未祸乱世间,此乃六界大幸,但逆天之物只是失衡的元气与业力的终极体现,任由元气失衡,业力肆虐,又怎知这些被收服,或者神识重生的逆天之物,不会再被影响?”

    蔑多罗道:“怎么,老君,你的意思是,失衡的元气和业力会让这些逆天之物再次失控?”

    太上老君道:“正是,逆天之物是表现形式,现在暂时的平静,不代表能够一直平静,他们代表的本就是业力与失衡的元气本身,如果天地元气失衡和业力不被制衡,终将表现出来,而作为表现形式的逆天之物,怎会安然无恙?”

    苍云见蔑多罗和晨波并未反对太上老君,便知道太上老君说的正确。太上老君见苍云有所犹豫,便一挥手,空间景象立变,化作一片星空,几颗硕大的星球正在不远处。不止苍云见到这景象,在场的各大上界修真者全部看到,见到空间景象的变化先是一阵骚动,待发现这并非攻击性的法术,逐渐安静下来。

    景象的视角向着一颗星球拉近,那星球是一颗新生的星球,之上熔岩滚滚,烈风狂飙,之后逐渐冷却下来,天降大雨,生出海洋,渐渐的有原始植物、动物诞生,而后动物迅速的进化成为一种六脚怪虫,面目狰狞,四处攻击其他生灵,随着时间漫漫,这些怪虫有了灵智,可以飞行,更能飞过宇宙,侵蚀其他星球,四处杀戮。

    而后,这颗星球被推远,另外一颗星球被拉近,能够看到这颗星球上的居民是人类,不过这里的人类醉心于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犯下各种罪行,只有寥寥少数算得上忠诚可靠。这颗星球上的人类更是善于发明各种热武器,战斗力极强。

    视角再换,宇宙深处,一片没有星球的星空,黑暗中一动,一只漆黑的猛兽从虚空中诞生,这猛兽似龙似鲮,初时只有千丈大小,随着在某些星球上吞噬生灵,不断壮大,直至能够直接吞下星球,四处肆虐。

    最终六脚怪虫来到了那颗人类居住的星球,双方爆发生死大战,而战争的结尾,那虚空中生出的猛兽从天而降,想要吞噬这颗陷入战争的星球,怪虫和人类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互相厮杀的同时,猛烈攻击那猛兽。

    最后是人类少数幸存者漂流宇宙,六脚怪虫只剩女王重伤逃逸,那漆黑猛兽先是大占上风,吞了星球,而后被人类炸成两段,又被六脚怪虫疯狂撕咬,催死而去。

    整个发展环节中,所有种族展现出来的只有弑杀与残忍。

    画面再转,又是一人类居住的星球,星球上海啸、飓风、疾病、饥荒不断,让人类处于灭绝的边缘,而在接踵而至的灾难面前,人类除了恐惧,就只剩下怨恨。

    在这星球的大气之中,又一狰狞丑陋的云怪正在形成。

    哈拉唿哨看着这一幕,心中一凛。

    画面再转,在一洞穴深处,一群身着红衣的修真者正在一汪血池前进行膜拜,血池上方还挂着许多仍在流血的生灵,有普通人,也有看的出是修真者。随即一群修真者冲了进来,一阵厮杀,双方同归于尽,尸体浸泡在血池之中。许久之后,尸骸腐朽,血池干涸,从那已化为黑色的血池底部,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而后是一只身高三丈的无毛怪爬出来,仰天长啸,嘴角满是笑意,双眼满是杀意。

    这让众多鬼界、妖界的修真者直皱眉头。

    “诸位,当这是幻化而成?”太上老君问道。

    所有修真者看向太上老君,太上老君道:“这乃真正发生的过往,有的已被天庭正法,有的仍逍遥法外。天地秩序失衡,业力横生,冥冥之中,会生出太多罪恶的果实,各大上界的逆天之物,是终极体现,不代表没有其他的体现方式。苍云小友,你已明白,逆天之物,被业力不断侵蚀后,会变成何等可怕的存在,诚然,你的出现,改变了许多逆天之物,但这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唯有扶正失衡的天地秩序,消解业力,方可得六界祥和正道。”

    苍云声音略带低沉道:“我的出现,是否也和这些充满杀孽的生灵一样,是天地元气失衡,业力横生的结果?”

    太上老君道:“不从其而生,而因其而生。苍云小友,你是天生的破局者,你的同门,你的朋友,乃至蔑多罗,晨波,我三清,你可看作均是围绕你。”

    苍云道:“我明白,而与此同时,我们又都围绕在你们身边,成为老君你所说的破局者。”

    太上老君呵呵笑道:“正是如此。”

    不止苍云,苏慕容等皆心中有所悟。

    特别是九州来的三兄弟,想着发生的一切,好似并未卷入上界纠纷太深,但在关键的一点上,若不是三兄弟突发奇想,冒充了一次通天教主,可能此刻广寒宫已然被消灭,而其他上界并不知晓天庭的计划,会被天庭逐个击破,那时便不可能形成现在这种势均力敌的局面,也不会有太上老君和颜悦色的讲解天庭的作用。

    苍云问道:“老君,晨叔,舅舅,上清,玉清,我们一直说天地秩序的失衡,元气的失衡,业力的滋生,是会导致天地劫难,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且正在发生。我想诸位明确一下,元气的失衡,和业力的滋生,是否是两种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通天教主道:“元气失衡与业力虽并不相同,但其共生一体,互为因果,分而论之,并无意义。”

    苍云问道:“老君,天庭与阎王殿的雷劫与刑罚,均是采用激发元气之法,击打受刑者,首先平衡元气,而业力,是说杀业、罪业等负面业力,贪嗔痴恨等负情业,刑罚,或是阻止受刑者多造业力,或是让受刑者陷入忏悔的正情业,只是这等手段,对元气的回复效果要好于对业力的消解,是也不是?”

    太上老君道:“不错,小友可有高见?”

    苍云道:“在老君面前,岂敢谈论高见,只是如果找到一种方法,分别平复元气与业力,岂不更好?”

    太上老君等略微沉吟,同时道:“佛教消业?”

    苍云正色道:“正是,在如来之前,或许要平衡元气与业力,别无他法,而现在佛祖在极乐世界传播教义,确能消解极乐世界的业力,我想,若佛教广为传播,一定能够消解天地业力。”

    “这,”

    三清同时沉吟。

    广为传播佛教?那三清的道家教义如何自处?

    蔑多罗一只大手捻着下巴:“哦,对,老子来时,如来说他不好意思直接进入仙界,怕引起误会,如果三清愿意一起商讨怎么处理失衡的元气,业力,可以邀请他来。哎,老君,通天,元始,你们不会小心眼,不邀请如来吧。”

    三清就差瞪着蔑多罗看,此时此刻蔑多罗说出这等话,明显是早就想好的,怎能不去邀请如来?

    “好,看来你们没有意见。”蔑多罗也不管三清有什么说辞,大吼一声:“如来,过来!”

    蔑多罗话音一落,苍天部众之后立即金色佛光大作,如来、弥勒、药师等佛门首领带着大批弟子从月亮之上飞出。

    三清心中万马奔腾,看这架势,如来早就在通道大门之后等着,就等蔑多罗一声招呼。

    如来庄严肃穆,一出场便散发澎湃的佛力,各界大军心中一片祥和。

    “如来,见过各位道友。”如来不再盘坐莲花台上,合十站立。

    三清、晨波回礼,苍云等微微欠身以表敬意。

    “蔑多罗,为何呼唤于我?”如来问道。

    蔑多罗四条胳膊抱着肩膀:“休要扯淡,你早听得清楚,我来问你,佛教能否消解业力?”

    如来道:“佛门教义广大,重修因果,可消业力。”

    蔑多罗看看太上老君:“老君,佛门有能力消解业力,这,业力,就交给佛门去管。”

    元始天尊冷言道:“莫非我仙界便无力消解业力?蔑多罗,你这是何意?”

    蔑多罗不喜元始天尊,道:“元始,你的手段,便是要抢我外甥的勾陈神剑吗?”

    “你!”元始天尊一阵语结。

    如来道:“佛门虽善于消解业力,这天地失衡的元气,实属天庭与阎王殿更善修复。”

    蔑多罗道:“怎么,你这意思,支持成立天庭,然后让天庭控制妖界,清洗魔界?哼,老子和晨波不会答应。外甥,你怎么看?”

    “苍云法王,你对佛教及天庭均有了解,可发表意见。”如来道。

    晨波拍拍苍云肩膀:“苍云啊,想想你父母的教诲。”

    平清道:“师弟,阎王殿是咱们家的,支持你的想法。”

    平剑道:“师弟啊,我估计,嘿嘿,血海的罗刹和修罗也支持你的想法。”

    苍云没料到自己成为意见中心,哑然失笑:“诸位,怎么会听我意见?我,”

    蔑多罗道:“外甥,我等修为在你之上,但我等,与其他上界接触并不多,所以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一种东西。”

    苍云不解,以三清、佛祖、魔神、妖神的修为,会缺少什么东西?问道:“舅舅,你所指是?”

    蔑多罗少有的正色道:“感情。我们对其他上界,乃至其他上界的生灵,没有感情。而你,游历各大上界,并非走马观花,而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妖界和极乐世界自不必说,仙界,你有灵云天宫的羁绊,魔界,多少魔界儿郎是你苍天部众?鬼界,你与阎王殿感情深厚,而血海,外甥,你挺会玩,舅舅理解。”

    苍云一脸黑线,你理解什么了?为什么觉得这语气有些猥琐,我苍云可是冰清玉洁啊!

    蔑多罗一番话,连元始天尊都没有表示反对。

    此时此刻,苍云是最为合适的发言者。

    苍云发现自己突然间成了决定六界命运的核心,这等重任与压力,让苍云觉得口干舌燥。

    如何说?如来看似云淡风轻,但其与蔑多罗联手,以大法力开通极乐世界连接仙界的通道,绝非儿戏或是临时起意,如来一定有着在各大上界传播佛门教义的野心。要知这种阴阳大成者打通的通道,就像是联通两界的大门,苍云等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可以凭借法力穿梭各大上界,而修为地下的修真者或者普通居民,则可以通过这种通道任意的穿梭于两大上界之间,这是打破两界壁垒的通天手段。

    而魔界通往仙界的通道,虽是魔界受到昊天玉言语刺激打开,若无晨波提前布置,不会在短短时间内,恰巧在此时开放。魔界与仙界来往并不密切,晨波用大法力开辟通道,想来也有其自己目的,只是苍云并不知晓内中根源,不过晨波女儿芷若一直在监视魔影,想来晨波打通魔、仙两界通道,为的也是天地元气失衡之事。

    而自己的舅舅蔑多罗联手如来,这对组合苍云是真的没有料到,纵然自己是佛教护教法王,这层身份还不足以让佛祖和妖神统一战线。

    细细想来,苍云心中只剩苦笑,好似自己掉入了一个高深莫测的阳谋之中。而诸位仙界巨臂等的就是自己一番不偏不倚的结论而已,苍云只有能力讲出自己的结论,而完全没有能力去影响诸位阴阳大成者怎样利用自己这一番言论。

    而这些阴阳大成者与苍云或亲或疏,似乎也已经猜到苍云要做出怎样的结论。

    不偏不倚吗?

    因为对各界都有深厚的感情吗?

    因为爱吗?

    用爱化解一切吗?

    那是纯属扯淡的事情,苍云断然不会相信,自然三清、佛祖、妖神、魔神也不会相信。

    蔑多罗、如来、晨波不可能不知晓天庭,对通天教主、元始天尊的所作所为定然心知肚明,那他们打通前往仙界的通道,一定是想对仙界有所渗透。

    平清、平剑作为阎王殿的皇,又是玉清的后代,一定会思索阎王殿的未来,对其他上界定然有渗入的念头。

    不得不承认,因为三清的存在,仙界,一直是各大上界中最为强大的一界,无论修真者的数量还是修为,均领先于各界,这离不开仙界对于本身的宣传,导致下界的生灵一心向往仙界成仙,一说成鬼,成妖,成魔,好似就走上了歪路。

    念及此处,苍云缓缓道:“老君,四神兽世家是妖界重要的世家,他们即已选择加入天庭,我尊重他们的决定,如诸位所讲,我与龙族、玄武世家、凤凰世家有着深厚的友谊,虽与白虎(www.fuguodu.pro)世家有些不愉快,但我爱徒紫裟乃是出身白虎(www.fuguodu.pro)世家,我愿意看到四神兽世家进入天庭,将家族发扬光大。四神兽世家所代表的并非只有龙族、玄武族、凤凰族、白虎(www.fuguodu.pro)族,妖界众多妖家与四神兽世家莫逆,四神兽世家加入天庭,这些妖族与天庭的联系一定会更加密切。老君,既然四神兽世家均愿意加入天庭,受天庭调遣,我表个态,希望天庭欢迎妖界的妖自由加入天庭。”

    太上老君听了自然大喜,没想到苍云这样支持自己,不由手捻长髯,呵呵笑道:“这个自然欢迎,我想教主和元始不会阻拦。”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面色发黑,这苍云要做什么?

    蔑多罗、如来、晨波面面相觑,等着苍云继续说。

    平清和平剑交换个眼神,撇着嘴,暗暗点头,觉得太上老君要掉坑里了。

    苍云见太上老君应允,笑道:“如此真是多谢老君,希望以后妖界与仙界水乳交融一般亲近。”

    太上老君道:“这个自然,天庭一定对妖族倍加尊敬。”

    苍云摆手道:“倍加尊敬谈不上,毕竟四神兽世家的首领均受命天庭,受命于昊天玉皇大帝,既然如此,妖界就要有妖界的态度,老君,我看仙界很多仙君全都没有坐骑,而我妖界许多妖族肉身强悍,日行亿万里,战斗力非常强悍,最适合作为坐骑,我希望给诸位仙家多配备一些坐骑,算是妖界的见面礼,如何?”

    太上老君脸上如被拳王一记重拳击中,这哪是安排坐骑?这不是安排奸细吗?还每个仙家安排一个坐骑?要把仙界的修真者整体监控起来不成?看哪个神仙不顺眼,就让那妖直接咬死,理由就说那神仙虐待妖界坐骑,再弄个妖界坐骑保护组织,天天喊着要爱护妖,如果打压这保护组织,就可能上升到和妖界的外交事件,那时蔑多罗岂不要兴风作浪?这可如何处置?

    蔑多罗四掌齐鼓:“老君,我外甥这个主意好,要不这样,老子先背你走一圈怎么样?让妖神背一圈,是多大的荣耀!以后老子见着你都抬不起头!”

    太上老君就差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滚字,但苍云的建议让太上老君如何反对?

    太上老君略微思索,道:“好,苍云小友,但这样有些屈尊妖族,且也不能随意放置妖族,总需要经过一些筛选,是也不是?”

    苍云道:“老君有何高见?”

    太上老君道:“不若天庭与妖神共拟一张榜单,上得榜单的妖族许可进入天庭。”

    苍云眼珠一转,道:“老君,如此甚好,我想问一问,天庭中,可有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的门下弟子?”

    太上老君不知苍云又有什么主意,但通天教主早已安排弟子进入天庭,这并非绝密,只是元始天尊并未有弟子进入天庭。

    苍云向着平清、平剑使个眼色,平清、平剑点点头,师兄弟之间已有默(www.zhaishuyuan.cc)契,大概猜到苍云的想法。

    苍云笑道:“老君,三清共为仙界至尊,且是同门,嗯,对,所以,让阎王殿也听从天庭号令可好?”

    太上老君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友,你,说的前后不挨着啊!这,我们,阎王殿愿意听从天庭号令?”

    太上老君对于元始天尊与阎王殿的关系自然知晓一些,从未想过天庭能够号令阎王殿,能够对阎王殿有所影响已是不易,这苍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得小心点,别又进了苍云的圈套。

    苍云道:“这当然要问问我两位师兄的意思,还有,嗯,元始天尊的想法。”

    因父母之仇,苍云对元始天尊无甚好感,但无论如何,元始天尊与平清、平剑乃是父子,虽不知怎么办到,看元始天尊对平剑的照顾,苍云便明白了元始天尊的心思,对平清、平剑确有深情,对自己这个儿子的师弟,也没有多加伤害,甚至归还勾陈神剑。

    元始天尊闻言,面色如常:“本尊与阎王殿有何关系,让阎王殿的皇自己决定吧。”

    平清、平剑一对眼神,平清笑容灿烂:“老君,我们阎王殿与天庭都以平复失衡的元气以及业力为己任,这是至高无上的任务,在这个任务面前,一切都次之。既然我师弟愿意代表妖界表态,甚至让妖族成为仙人的坐骑,那我阎王殿受天庭节度有何不可?”

    太上老君手捻长髯,沉吟道:“清皇如此说,倍感欣慰。”

    平清道:“老君,那你与蔑多罗舅舅拟定的榜单,是不是也让我阎王殿参与编写一下?”

    太上老君这才明白苍云和平清、平剑的意思,心中丝丝发苦,这是要架空天庭?别以为老君不知道阎王殿有一位泰山王,修为深不可测,不知何时变成成为下一位魔鬼或者妖鬼,且阎王殿背后或多或少还是有元始天尊的影子。但苍云和平清提出的条件太上老君实在无法拒绝。

    通天教主则十分不满,这榜单让蔑多罗、平清参与编写,岂不是要把截教在天庭中的弟子清除出去?道:“哼,老君,要他们编写这榜单作甚,以后我截教弟子会支持天庭!以平复天地元气和业力为己任。”

    元始天尊道:“怎么,我阐教弟子就无这等觉悟?”

    太上老君心中暗笑,天庭怎么一下成了香饽饽?各方势力争相加入?虽然这些想要加入的修真者目的并不单纯,不过平清说的对,平复天地元气和业力是至高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天庭变了些味道,那又如何?

    蔑多罗自然不会退让,道:“哎,老君,说好了榜单我们共写,通天,你要再起争斗不成?老子跟你练练!”

    通天教主脸色发绿,也不愿和蔑多罗扭打,失了形象,道:“蔑多罗,岂能因你外甥一番言语,便定了天庭榜单如何编写!”

    晨波打圆场道:“就是,就是,过程还是要有的,你们这个榜单,起个名字,然后想想谁能上榜,然后让有资格上榜的,斗上一场,赢的上榜。”

    通天教主七窍生烟:“如此儿戏!”

    晨波耸耸肩:“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否则你截教和阐教谁来决定哪个弟子进天庭?还有阎王殿哪个能进天庭?妖界姿态已经这么低了,就别让妖族跟着争了,直接进天庭得了。”

    通天教主冷哼道:“好,你魔界不干涉天庭,便依你!”

    晨波挠头笑道:“通天,好,那我晨波代表魔界,就此保证,魔不入天庭,正好我们不稀罕,如来佛祖,”

    如来正听的津津有味,不料晨波呼唤自己,应道:“魔神,请讲。”

    晨波道:“我觉得佛门教义不错,如果学学佛法,对魔界的修真者很有好处,以后魔界多派些修真者去佛教当护法怎么样?如果佛祖同意,我手底下有几个不错的小弟,魔礼海、魔礼寿、魔礼青、魔礼红,就让他们当佛门的护法了。”

    如来暗道晨波如此安排颇有深意,如果依照苍云的计划,名义上妖界、鬼界会有仙界共同进退,若魔界与佛教结盟,加之深受佛门影响的血海,则极乐世界、魔界、血海三界同气连枝,正好与仙界、妖界、鬼界三界相对应,可谓势均力敌。

    如来当即道:“多谢魔神美意,佛门自然欢迎魔界修真者,若魔神不嫌弃,以后便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可好?”

    晨波哈哈大笑:“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好,好,好,如此好。通天,这样你可满意?”

    通天教主道:“如来已满意,我有何不满?”

    晨波道:“那就行,这样,你们那个榜单,就叫封神榜,怎么样?上榜的,就能进天庭,成为神官。”

    太上老君道:“玉帝等本已入天庭,不必受封神榜影响。”

    蔑多罗和平清一齐表示赞同,如此一来,妖界、鬼界与仙界结盟已成定局。

    苍云鼓掌道:“老君,这样天庭就可全面平复天地元气,而这业力,需要佛教的传播,六大上界,无数下界,若生灵多多修习佛法,依照佛法行事,自然能够消解业力,虽不能令业力快速消散,却足以阻止业力进一步滋生,且能渐渐将业力消化。”

    三清同时气息一沉,佛教,要广为传播?虽不情愿,但苍云代表妖界做出重大让步,又让阎王殿加入天庭,太上老君不能拒绝苍云的请求。

    太上老君呵呵笑道:“苍云小友说的对,佛们教义传播开来,对六大上界乃是好事,只是如晨波所说,取经的程序要走的,对不对?”

    苍云道:“自然,要怎么走程序?”

    太上老君眼神皎洁:“为表示对佛门的尊重,就由天庭的天将亲自去佛祖处求取真经,可好?佛祖可将这些天将加封为佛门弟子,并由他们传播佛门教义。”

    如来一时无语,太上老君好厉害,立即要反渗透入佛门,但太上老君的建议光明正大,让如来也无法拒绝。

    不等如来回答,蔑多罗抢道:“取经这么好的事,妖界也要同行!老君,别忘了我妖族可是要当你们仙家的坐骑的,你要给点面子。”

    太上老君一阵无语,蔑多罗真是得寸进尺,连取经的具体形式还没有想好,蔑多罗就要安插妖族,只得道:“好,让四神兽世家出一个弟子,参与取经。”

    蔑多罗伸出两根手指:“不行,俩!”

    晨波插话道:“那魔界也要个名额!”

    久不插话的弥勒道:“这取经,难道佛门自己不出力?”

    通天教主在一旁笑道:“取经,一个弟子去足矣,怎么,你们要派出一支大军?”

    苍云数了数,除了血海没有代表,现在有五大上界的修真者,便道:“这样,由五个取经者去取经,可好?”

    太上老君道:“五个甚好,天庭要占其三。”

    蔑多罗道:“妖界也要占其三个。”

    晨波道:“魔界占其一。”

    弥勒笑道:“苍云老弟,咱佛门难道不出出力?”

    平清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的拍了拍苍云的肩膀。

    苍云一阵头大,明白天庭在封神榜一事上吃了亏,在这里一定会要超过半数的名额,道:“诸位,如此可好?龙族出一代表,天庭出两位神将,这便满足天庭要占其三,其中一位神将通过转生,转为妖族,我妖界再挑选一合适的妖去取经,这样妖界占其三,另外一位神将,通过转生,转为魔族,魔界占其一,至于取经队伍的首领,还是由佛门挑选,负责引路,可好?”

    平清首先道:“这个转生,虽会经过阎王殿,终归不带劲啊,师弟。”

    苍云一脸黑线:“那让取经队伍的首领多死几次行不行,加深一下印象。”

    平清重重的点点头:“那死九次吧。”

    “师兄,你好残忍。”

    “师弟,你好无情。”

    “好吧,又不是我死,佛祖,我替你同意了。”

    蔑多罗拍手称赞:“好,老子同意我外甥的方案。”

    晨波本就是没事找事,立即附和:“我也同意。”

    太上老君想了想,不就是让佛门的弟子当首领吗,取经路上想办法让其他取经队伍成员把这个首领干掉即可,便欣然同意。元始天尊则盘算如何通过阎王殿,影响取经人,已经封神榜上该放入哪些阐教弟子,通天教主想着如何在封神榜中多列些截教弟子,对取经一事并无太多兴趣,便没有反对。

    后来在编制封神榜的过程中,阐截之争再起波澜,妖族、魔族推波助澜,导致封神榜引发封神之战,双方多有死伤。只是在封神之战中,元始天尊动用手段,送了两个弟子进入佛门,算是胜了半筹。

    取经过程尚数平稳,各方势力深入其中,细细品来,一部好西游。

    苍云见大势已定,送了口气,道:“诸位,现在有六大上界,颇有芥蒂,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太上老君等三清心里打鼓,不知道苍云又要说什么,蔑多罗、晨波、平清、平剑自然支持苍云,苍云道:“六大上界,以及下界,死者或留在本界,或前往阎王殿受罚,再由阎王殿判断转生,何不合六界之力,让死者全部进入阎王殿,除非,得到赦免的鬼物。这样,由阎王殿主持,亡灵分往六界进行轮回,体会六界,这样经过六道轮回之苦的修真者,定然能够如我一般,对六界均有情感,六界修真者隔阂会逐渐消除,对于消除业力及平衡元气有极大的好处。如此可好?”

    平清、平剑闻言自然大为高兴,这样阎王殿的权利会飙升。现在阎王殿受到天庭的节度,太上老君自然不会反对,如来、蔑多罗、晨波也愿意自己一界的弟子有机会多处历练,这也是能够公然让各界修真者进入其他上界的方法。

    六位阴阳大成者达成共识,愿意共同出力,增强鬼界对于亡灵的吸引力,共开六道轮回。

    至此,封神取经,六道轮回大事已定。

    各方均有斩获,算是大欢喜的局面。

    苍云道:“诸位,如不嫌弃,我苍天愿摆下酒宴,热情招待,同时缔结正式盟约,可好?”

    太上老君等欣然应允,苍云立即通知下去,苍天要招待三清、佛祖、妖神、魔神,盛况空前。

    苍天沸腾了。

    各界大军沸腾了。

    为表尊敬,苍云打开乾坤社稷图,请各方首领进入苍天总部之中,连带天庭的天兵天将,魔界奇兵,四神兽世家,阎王殿大军,全部请入苍天总部。

    苍天有着常年举办大型宴会的经验,各种天才地宝,珍贵食材应有尽有,饶是如此,突然要接待这许多修真者,还是异常忙碌,负责提供许多珍奇材料的吞拿世家家主乐的就差咬人了。

    一回到苍天总部,兄弟们终于有时间叙旧(www.fqxs.net),那是说不尽的真切言语。

    第一次见到马老板的墨班,如此骄傲的墨班,一见到马老板,直接跪了,求马老板给他易容,连通天教主都敢冒充,墨班打心底里佩服。

    刘冬、兰玲作为乾坤社稷图器灵,化身千万,到处引领来宾。各界大军开始尚守在自己阵营,后来喝的多了,开始互相串台,比如仙界修真者的看上魔界的女子,妖界的修真者与鬼界修真者讨论生命的真谛,极乐世界的佛门弟子花式拼酒等。

    蔑多罗、佛祖、三清、晨波等贵宾进入大堂,同样热闹非凡。

    青天等于通天教主关系特殊,已摒弃前嫌,并表示愿意为诛仙四剑,听候通天教主调遣,自然换取了许多通天教主的承诺。

    淡月、澹台霓裳、西王母、吴强、昊天玉、兵淌血离等同样在席间,把酒言欢,握手言和,对互相的伤害表示歉意,吴强则表示广寒宫要移居魔界,但会留下一个月亮和宫殿,留下嫦娥和吴刚在仙界,作为沟通的桥梁,羽凌正好闻言,当即觉得留下一只天狼犬家的要陪伴嫦娥,并让天狼和地狼找天狼犬妖去,结果天狼地狼找回来一只兔子,被羽凌踹了一顿。

    “报!贵宾到来!”苍天的侍卫喜气洋洋的跑进来通报,苍云问道是谁,得知是自己老岳父宏彦带领天狼犬世家诸多弟子前来,苍云大喜,出去迎接。随后魔蛇世家在罗扎带领下,也前来赴宴。苍云再次迎接,郝建伟、仰晟龙、马老板和罗扎一见如故,很快气氛热烈起来。在大家的呼声中,嫦娥翩翩起舞,这次的舞蹈瑰丽无双,容颜闭月,霓裳如虹,纤足如玉,看的大伙如痴如醉。在苍天的一片鼓掌中,苍天走出一位绝色罗刹,惊艳四方,和嫦娥共舞起来。

    罗刹的圣女,在苍天走出了心中的阴霾,恢复往日的荣光,反倒是圣女心态的转变,让圆木心中再生预兆,而这次的预兆,是圣女成为了新任大长老,为罗刹和修罗带来荣耀。圣女得知这一消息后,心中霍然开朗,修为大进。

    苍云先是向三清等表示谢意,让大伙吃好喝好,三清、蔑多罗、晨波、佛祖这些阴阳大成者则自行交谈起来,弥勒和药师距离佛祖一步之遥,泰山王亦有此境界,与各位大成者相谈甚欢。

    清剑观师徒,终于重聚,苏慕容少有的爽朗大笑,没有了往日矜持,慕容苏、朱雪、朱雀紧紧依靠着,平清、平剑不过皇者身份,大嚷大叫,让一切仿佛回到了那残破的清剑观中。

    古仑曾受过青剑指点,才有了《苍天秘典》,早已对苍云几位师尊心驰神往,趁着机会,带着武德王、天王、阿努比斯、九蝴等众多王级全部过来敬酒。苍云一一引荐介绍,其乐融融。

    说道刘强时,刘强被誉为苍天门下修炼佛门教义的最强鬼道占卜师,现在经常打着破除迷(www.xinbanzhu.com)信的口号到处去宣讲科学占卜,说道此处众兄弟起哄道,让刘强一定给苍云算上一算,看看这个谈笑间定了六界轮回的男子,会有怎样的命运,有没有可能成为阴阳大成者。

    刘强借着酒劲,撸胳膊挽袖子:“好,那我算上一算,”刘强从怀中掏出一把碧绿色的甲片,向空中一扔,在空中排列成一圆盘状,刘强细细观看,之后,不禁双眼一瞪:“苍云,这上,显示你有血光之灾!而且颇为严重!”

    这些在场的苍云师父、同门、兄弟都不禁一愣,刘强算卦从来准确,不过怎么会算出这等卦象?现在六界至高无上的存在均在此处,谁能上的了苍云?难道有谁能同时打败三清、佛祖、魔神、妖神不成?

    古仑咽口唾沫:“刘强,你没算错?”

    刘强额头已冒出冷汗:“绝对无错,无错。但苍云怎么会有血光之灾,这卦象显示,苍云,特别是双膝会受重创。”

    不止众兄弟,苍云也正疑惑见,苍天的侍卫又喜气洋洋的进来通报:“大龙头!有贵客至!”

    苍云问道:“谁来了?”

    侍卫朗声道:“血海圆木大长老等一行!还有血海公主,姬灵!”

    众兄弟不由全部看向苍云的膝盖,轰然大笑。

    (全书完)

    后话:

    曾许多次想过本书完结时的情景,是狂风大作,还是痛饮一壶,而此时此刻,真实情景是从未想到过的所在。

    既如此,便如此。

    再次感谢喜欢本书的各位读者,每一次激励的评论,均是我莫大的欣慰与动力。

    本书十年,终于完结,其实很有许多情节没有写到,但苍云的故事,就写到这里吧。

    <script>app2();</script>

    (https://om/chapter/3067_897968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om
新书推荐: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 豪婿韩三千苏迎夏 百鬼之书 勒总宠妻有度靳封臣 圣战傀儡师 皇后修成记 生死灵界 仙山有路 靳封臣江瑟瑟 镇国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