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召唤之夜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召唤之夜

    <script>app2();</script>

    第三十七章:召唤之夜

    谢安与司马宗僵持了片刻,鉴于这大半夜根本没人会注意到青云塔底这的动静,就算他喊破喉咙也估计喊不来杜宇。

    “为何宗王爷会觉得石虎(www.fuguodu.pro)收了这宝物会收留你?祖约可是带着一家老小和数百亲信投奔,结果还是被灭了全族,他好歹是一名武将,您呢?不要告诉我,您肯委屈做他的狗?您年纪也不小了。”

    谢安拖延着时间,接着道:“不如您现在离开建康,我保证不派人抓您。”

    司马宗不言,谢安无奈,咬牙进了门,刚进门就跨了一个趔趄,被司马宗及时扶住了。

    谢安环顾四周石壁上自带幽光,以及地面干净而光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摆设,几乎是看不出哪里能藏东西的地方。

    谢安问道:“王爷是何时知道这里有宝物的?”

    司马宗道:“南渡之后,听闻塔中有镇塔宝物,一直被人守护,后来我让如意去接近那人,做了他的徒弟,不过如意一直不知此事。”

    如意听到这话,身子微颤。

    谢安点头认同,“这样才好,不然以杜花匠的阅历,如意那演技定是瞒不过,可惜废物就是废物,讨不了杜花匠欢心,这么久了,连进门的法子也不知,可为何王爷会知道?”

    “此门的暗匙认身份的,到一定功力修为就能开启,不信的话,让你那小青梅过来一试,保准能打开。”司马宗颇为遗憾道,“可惜,打开也无用。”

    谢安摸了摸下巴,“这话说得忽然让我对蓬莱阁有些兴趣了,会不会是这样,王爷想找到那件宝贝,跟蓬莱阁有关,石虎(www.fuguodu.pro)也可能在寻去海外蓬莱阁的方式,需要你的帮助,这样你就能活命?或者你也想去那里,只是借石虎(www.fuguodu.pro)之手?”

    司马宗淡淡笑道:“本王喜欢你是因为你聪明。”

    “蓬莱一直是传说中仙岛,但凡只有吃饱了没事干的人才会想,当了帝王的人无一例外会对长生不老感兴趣,古有秦始皇派徐福往东海三神山——蓬莱、瀛洲、方丈寻长生不老之法,所以石虎(www.fuguodu.pro)应该对这个感兴趣吧?你呢?没当上帝王的你,现在想成仙了?”

    谢安边说着边俯下身,一块块敲着地砖,在闷闷的敲击声中,司马宗冷哼一声,反问道:“玄修者谁不想升仙?”

    “其实如果我说徐福其实并没有去什么蓬莱,而是去了蓬莱以东的倭国呢?”谢安继续敲着壁面,“他带去千百童男童女和各种农耕医术,还给那倭国岛上未开化的百姓带去了咱们的汉字,在那里当他的土皇帝去了。倭国传国重器有三,剑、镜、玺,皆是秦制……”

    司马宗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真去过了倭国,“你是如何知道的?”

    谢安熟练编话:“在东海时,我遇到渡海旅人,跟他畅谈一番后,知道了倭国的情景,推敲出来的。”

    “那又如何?”

    “我说,这世间没有长生不老好吗?”谢安累了,站直了反拍着背道,“为何一定要信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除了之外,本王还能信什么?你一定要又对本王说,身处高位,为何不辅佐主公,可庾亮有给本王机会吗?这些年庾亮先除了我,再除苏峻,幸好失败了,不然的话,迟早也要轮到王导,琅琊王氏一倒,你们谢氏找什么靠山?”

    “缘由在你,最开始对付庾亮就用了晕招,做什么不好,偏偏与石赵勾结搞出东海这一出?若你肯同我老师一样韬光养晦,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吧?”

    “好笑,司马氏本就孤立无援,寻哪方都会被利用,庾氏和王氏都一样。”

    谢安轻笑,“王爷您醉了,别胡言好吗?当年是谁帮了你们司马氏留了半壁江山?司马氏和王氏当时各取所需,很正常,换谁来做,也要付出代价,当年王爷也这是年轻力壮之时,为何不站出来?现在想喊冤,晚了,立于危时,才见真本事。别忘了,当年司马炎也是大权在握,逼曹奂禅位的。”

    司马宗怒(www.shubaojie.com)道:“世祖名讳也是你随便叫的?”

    “我只是想提醒王爷,司马炎可做晋世祖,若他王敦当年逼宫成功,也能做世祖,苏峻若成功,也可以做世祖,朝代更迭不外乎如此,看个人气运够不够好而已。”谢安边说边站定在一块砖上,在司马宗气得要爆炸时,忽道,“这块石砖似乎有些特别,能否请王爷将它撬开?”

    敲上去的声音与别的砖块有所细微的不同,而且这是密室的专用伎俩,不然谢安想不出哪里还能藏东西。

    司马宗遏制脾气,伸手敲了几块砖,真的听出了些许不同来,拿出随身匕首,他沿着砖缝试图撬开,可惜这砖缝实在太细,鼓捣半天也没弄出什么来。

    “是不是还有什么机关?”谢安也来了兴趣,蹲在一旁看着。

    司马宗扔了匕首,伸手轻轻按在砖块上,微微阖目,这原本密闭之室生出一阵微风,只听得咔嚓一声,那砖块自中间分开,徐徐向两边收拢,内里中空,放着一个狭长的木箱。

    “有感应器?”谢安恨不得将这块地板撬开来看个分明,就见司马宗将木箱打开了,谢安慌不迭往后一躲,吓得刚要爬进来看热闹的如意吓得尖叫了一声。

    谢安白了如意一眼,“……叫什么叫!我退后是怕有暗器,你怕什么?”

    司马宗道:“……本王也大意了。”

    “如果有暗器倒好了,我就可以带着宝物走人。”谢安颇为遗憾摇头,借着幽光看了一眼箱中的事物,摇头道:“一块废铁而已。”

    “一柄剑。”司马宗手微微轻触剑身,道,“一柄古剑。”

    司马宗小心翼翼将剑取出,双手捧着,细细观察。

    谢安叹道:“可惜无铭文,不知是什么剑,又看不出有何特别,要来有何用?”

    司马宗瞥了他一眼,蓦地伸手抓过谢安的手,将他手指往剑身轻轻一划,古剑虽旧(www.fqxs.net),但剑身依然锋锐,一瞬而过,痛觉还没生,血已落在剑身。

    谢安只怕得了破伤风,连忙抽手吮指,反复几次将血吐在袖子上,司马宗笑道:“三郎果然心细。”

    “滴血认剑?这剑也没反应啊。”

    “但这里应该只有这个宝物了吧?”司马宗感慨万千,“都说你很管用,我寻了数日都未曾寻到,你一来就寻到了。”

    谢安退后几步,“别,我很麻烦的,还望王爷拿了宝剑后速速离开建康,顺便也放我走,别妄想着将我带走,信不信,你若真的将我掳去见石虎(www.fuguodu.pro),我一定教唆他杀了你。”

    司马宗继续赞道:“三郎总是能猜透人心,世间有你这样的人,可真有趣。”

    谢安慢慢往门外退,却被如意抱住他的小腿不放。

    司马宗很满意点头,握着剑柄,在空中划了几剑试了试剑锋,只觉得十分趁手,仿佛天生就是在等着他的剑。

    他将剑遥指谢安,缓缓推进,如意抱着谢安的腿死都不放,饶是谢安这时也镇定不了,面色不变,但内心已经乱得冒出了各种逃脱之法。

    “你虽有趣,但留着你,只怕他日又会成为第二个王导,为了衍儿,为了我大晋的未来,你必须死。”司马宗冷冷道,“士族都该死,你与这剑有缘,不如就成为它重见天日后的第一个祭剑者罢!”

    ……

    谢安见那剑越来越近,本能地闭上了眼,就在这一瞬,他脑海深处有一道奇异的画面闪现,东海海岛石洞里,那坐在水面的红衣男子,将无数小篆铭文送入他的神识。

    这时他像是听到遥远海浪的声音,那红衣男子在他耳边轻轻道:“你的劫缘在此,替吾唤醒此剑。”

    谢安猛地睁开眼,只是稍纵一势的错觉,此刻连剑还未到他的身边。

    “建宁三年,灵帝铸中兴四剑,后一剑连同铭文被盗走,中兴者,能扭转国运之用,特铸此剑望我大汉王朝远离灾祸内臣乱政,重现光武中兴之盛世……”

    谢安几乎不用费力,就将那串小篆铭文一一诵读而出,而司马宗听着他的话音,持剑之手僵在半空,竟有些微微颤抖,谢安所念铭文不是让他退却的理由,而是因为谢安念铭文时,双瞳竟是闪现着金色的字体,一字字飘过。

    百余字铭文念完,谢安再度阖目,还没回过味来,就发觉如意抱着他小腿的手松了些许,也许是惊到了,谢安不管三七二十一,袖子一甩往司马宗脸上撒了一把白色粉末,踩着如意的背往室外跑去。

    这逃跑功夫比动手练得熟,谢安一口气毫无阻拦地跑出了青云塔,只听得夜风中塔身的铜铃发出幽幽声响,无端令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跑几步,就听得衣袂翩飞之声传来,越过他的头顶落在他跟前。

    是杜宇。

    两人互望一眼,杜宇见谢安眼瞳变金,微微惊讶。

    谢安还不知道自己眼睛变了色,方才念出的一串铭文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此刻只想着为何那剑不跟想象中一样发出什么激光来,这样才有玄幻的气势啊。

    就在他和杜宇眼神交流之时,司马宗也提剑追了出来,看到杜宇,又看看谢安,轻轻优雅地拭去面上的白色粉末,淡淡道:“堂堂世家子弟,何时学得这般下三滥的手段?”

    “方法不在高雅与否,管用就行。”谢安心道,要不是身上没暗器,早就飞你一脸毒针了,“而且欺负小辈,也是够卑鄙的。”

    杜宇望着司马宗手中剑,也没多废话,伸出手来。

    司马宗一副不给的模样。

    杜宇终于开了金口道:“中兴剑已被唤醒,你以为拿在手里就能用他?在你手中只是废铁一块罢了。”

    “……杜先生一直在听墙角?”谢安问道。

    杜宇微微蹙眉,“因为你们实在太吵了,本想着进去救你,但没想却听到这剑的铭文,都忘了有多少年未曾……”

    杜宇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司马宗死死攥着剑,有些狂喜道:“中兴剑,灵帝所铸神器,当年为人盗走一剑与铭文,传闻有瑞灵附身此剑,能主导国运……不过中兴有四剑,如今只有一把……”

    杜宇淡淡道:“因为从来都只有一把。”

    “另外三把呢?”

    “王爷还是不死心么?多年前派如意来接近我,就是为了寻这剑吧?虽然早早被我发现,想要杀了他,但是最终还是下不了手啊,这人世间匆匆,见了这么多人,也就如意的眉眼有几分像那个人。”

    杜宇微微侧身,余光落在谢安身上,“你何时何地见过那个人了?为何他不来亲自见我?”

    谢安叹了口气道:“……他让我来杀你,个中因由复杂,不过我觉得我们需要找个时间好好说清楚,但在此之前,能不能请杜先生出手将他搞定?”

    杜宇微微一怔,负手走到谢安跟前,伸手轻轻抚过他的眼睛,道:“三郎纵然聪明绝顶,却因不信鬼神……这时这不明白吗?他把铭文给了你,就是把剑给了你,不然你拿什么来杀我?”

    剑?

    谢安并未觉出异样,直到杜宇摸他的眼睛时,才觉得有异样,抽出一把小刀用刀身照看自己的眼睛……那金色小篆还在眼瞳里打转,无论他眨多少次眼都不会消失。

    “这样会吓坏人的。”谢安喃喃道,他觉得有些可笑,但事实似乎就在眼前,他一步步朝司马宗走去,轻轻道:“王爷,真的不打算把剑还给我么?”

    “你的?”

    “我的,那人给我的。”

    “那人到底是何人?”

    “当然是盗剑之人。”

    “有本事自己来拿!”司马宗心中恨意翻涌,既然剑在手,还怕他有本事夺了不成?见杜宇站得又远,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司马宗猛地举剑朝谢安刺去,他在草地上疾走,身影飘逸若翩羽,但在靠近谢安三尺之时,就见谢安口中飞快念了一句什么,猛然间,司马宗不敢动了。

    只听得几声剑鸣自他手中之剑发出,同时剑身自有几道气流散出,紧接着,司马宗不但顿在原地,连肩头、手臂、足面都冒出了汩汩鲜血。

    杜宇在旁面无表情道:“三道剑痕,这是另外三剑。”

    (。)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596981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