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梅子黄时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梅子黄时雨

    <script>app2();</script>

    第三十三章:梅子黄时雨

    王猛主张让苻央后撤,但城中还有石闵,他奉石虎(www.fuguodu.pro)之命前来,他若不战而逃,丢的就是石虎(www.fuguodu.pro)的脸面。

    苏峻之乱起到结束,也不过短短三月,远远超出石虎(www.fuguodu.pro)的预料,只给东晋朝廷造成暂时的粮草调度不及,建康受到太大的损害,交给苏峻的府库依旧(www.fqxs.net)完好无损地摆在那里,若非如此,郗鉴也不会立刻带兵前来收复失地。

    王猛道:“此战最妙之处就在于王导与谢安,王导主持大局,让上下一心,谢安出使苏峻营,妙用印刷报纸一事劝得苏峻大军停在青溪栅一带,表面将府库交给苏峻,实则断绝苏峻将府库转移出建康,预料先机,让晋军心生警惕及时灭火,保住建康之城……明面上就做了这么多促使战事尽早结束之事,也不知暗中费了多少心思,不然这一战,就凭着晋室权臣各怀心思的境况,只怕真要打一年之多,到时候大赵早已兵临城下了,可惜可惜。”

    苻央沉吟片刻道:“听你这么说,谢家三郎比我想象中更有本事。”

    王猛哼了一声,像是在说,我看中的对手,自然是很厉害的。

    苻央那无忧的萝莉脸露出一丝忧郁来,“那更应该把他堂兄抓过来啊,到时候引了谢安来,将他早早解决了事。”

    石闵一直在旁听着两人絮叨,忽然冒出一句,“你?你杀不了他。”

    苻央难得见石闵对旁人感兴趣,故作委屈道:“棘奴,你不能因为我是女子,就看不起我啊!”

    石闵飞了一道白眼给她,“跟男女无关,因为魏王要留他的命。”

    “诶诶诶?有何渊源?莫非是东海之行的宿缘?说起来到底他当初是怎么弄废那啥人的眼?对了,瞎了眼的那啥叫啥来着……好吧,不用告诉我名字了,反正我也没兴趣知道废物的名字,还发什么悬赏榜追杀一个小孩,这脸皮也是不要了……”苻央笑嘻嘻凑近石闵,道,“不过听棘奴这口气,似乎跟这三郎也有些关系呢!”

    “关你屁事。”石闵没再理她,只丢下一句话道,“即刻整军,我做先锋,你加强城防,面对郗鉴谢尚此等名将,相遇而不相战,此乃平生之憾!”

    “谢尚是哪门子名将,用美貌魅惑敌人么?喂喂,你不能因为他是谢安的哥哥就这么把人捧上天啊!”

    “而且你急什么啊!我们一起商议一下何时出击好啊?是趁他们吃饭时还是夜晚睡觉还是清晨时分啊!看不出你这人比我还心急立功……喂喂,你可别抢我功劳啊!”

    小小个子的苻央追在石闵身后囔囔一串才慢慢踱回来,这时苻雄也正上了城楼,找她商量该如何下一步行动。

    就见苻央慢慢敛了浮夸的笑容,目光冷冷地落在城外,“石闵这小子太碍事,最好死在谢尚手中。”

    苻雄被吓了一跳,低声道:“阿姐,那小子不过是魏王的一条狗而已,何必放在心上。”

    “直觉。”苻央伸手捏了捏四弟的脸,“这种不会叫的小狗最是可怕,且看他有几斤几两罢!”

    苻雄长叹道:“若非苏峻之乱平定地如此神速,只怕我大赵之军就能长驱而入了。”

    “晋室气数未尽。”王猛淡淡道,“这世间做什么事都是看气运,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苻央摸了摸少年的头,“差点忘了,小猛是晋人,可惜从小就没了家,小可怜的。”

    王猛张嘴想说什么,就听苻央伸手道:“南方多雨,看来是真的,果然是北方好呢。”

    这时的雨总是一阵阵的,天气郁热,而江南情况更甚,湿漉漉的天气里,谢安正式过了十五岁的生辰,今年一切喜事从简,连桓温与长公主的婚事也延后,就是因为财政因战事民生吃紧。

    不过对于谢安来说,谢尚大胜归来是最好的礼物。

    寿春城在五日后攻破,石赵损失不大,因为早就做好了撤离的准备,只不过谢尚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对手,回想时还是有些印象,“这一趟也就是那少年令人难忘了,看起来比你还小就当了先锋,上阵冲锋气势非凡,不过还是没我厉害咯,被我打伤了。”

    江南梅雨时节,谢安一面整理着书房里的书,看是否受潮连页,一面听谢尚讲这一路的事,结果战争不外乎是那样,唯有那羯人少年先锋可做谈资了。

    “那少年叫什么?”谢安来了兴趣,能被谢尚夸的敌军,自然是要好好留意。

    谢尚道:“自称石闵,其父是石虎(www.fuguodu.pro)的养子。”

    谢安叹了口气道:“那你该把他捉回来的,我同他认识。”

    然后他将与棘奴在相识的事说给谢尚听,谢尚笑道:“那下次你亲自去抓。”

    谢安一听来劲了,抱着一叠书凑过来问:“怎么,以后尚哥会带我出征?”

    谢尚帮他扶着书,笑道:“何时你跟桓符子一样心急了?淮南一役暂且平定,寿春收回,石赵后撤,等着石虎(www.fuguodu.pro)迁都邺城后,再看情况如何,起码这一年是没有战事的。”

    谢安道:“不是心急,只是先走出去看看风光。”

    谢尚知道他最近帮着桓温去泾县复仇一事,想到自己十五六岁时,那时刚逢父亲去世,谢安才四岁,那么小的一个小孩,如今也生得如玉树般挺拔优雅,不由感慨时光。

    “听闻那日苏峻死前,你骗他服了寒食散,又在乱军中射中他的马,这才让我军轻易拿了他的性命,这等事,还亏得主公言明,不然你这功劳又埋没了。”

    谢尚还道这数月来谢安所做的事,无一不改变着整个战局,也不知王导要给他怎样的奖励,起码这婚事也该订了罢?

    听着谢尚的絮絮叨叨,谢安淡淡笑道:“这点功劳换旁人也是能做,我只是沾了老师的光,而且我和阿菟……不急的,她是玄道天命,守心如一,她不会变,我亦不会变,而且求亲,我还需选个地方。”

    谢尚虽不是迂腐之人,倒也奇怪:“婚姻向来是长辈做主,你需你求亲?这是哪来的规矩?不过随你们了,反正我很满意这个弟妹。”

    “倒是你啊,这袁姐姐虽是搬回袁家,可她在我们谢府住的事情可是传了出去,我看阿姐马上就要逼婚了,不然有损人家名节。”谢安倒为他烦恼了,原本婚姻之事在家族中就看得很重,他和王熙之都是异类,他有谢尚宠爱,王熙之有王导偏袒,可随心随性,可谢尚不行,大伯一脉只有谢尚了。

    提到这等事谢尚就烦心,干脆无赖道:“你脑子最灵,这事就当阿兄的考题吧,考不过就罚你一月不许见阿菟。”

    谢安没料谢尚耍起无赖来,也是让人无法招架,这劝说谢真石不催促谢尚的婚事……简直比劝说苏峻不过青溪栅难度大。

    正巧姐夫也从前线回来,与阿姐一家团聚中,趁着阿姐心情好替谢尚游说,还是等姐夫走了再说呢。

    拿不准阿姐的想法,谢安只好问问他的小军师王熙之了。

    王熙之小院里风景永远那么恬淡,虽说长大后要男女避忌,但在旁人两人不但是青梅竹马,还是郞貌女才,站在一起就够赏心悦目,已是众人默(www.zhaishuyuan.cc)认的一对了。

    当然谢安的才华是有名的神童,但跟王熙之这种天才比还是略逊一筹。

    虽说王熙之时常说谢安比她长得好看,但也没见小姑娘多在乎容颜美丑,每次谢安只要一句,“阿菟可爱就够了”足以让她展开笑颜。

    自认在书法上永远追不上她的谢安,每次看她写字都是一种艺术的欣赏,谁能见证书圣自小到大的进步,除了王导,自然就是谢安了。

    言辞美誉多不胜数,王熙之对夸奖一一过滤,只却在意笔意神髓,下笔前胸中已有气韵在,落笔行云如水,毫无拖沓犹疑,一如她的性情。

    这也是谢安不敢想改变两人现状的原因,王熙之是比他谢安更随性的人,她的人生应该如她的书法那样,在某个阶段自然而然改变进阶,而不是让外人来干涉。

    “其实尚哥那样容貌的男子,不会在意太过妻子的美貌,袁姐姐长得自然是好看,但好看之外,应该是没有他喜欢的那种性情,喜欢人,除了容貌之外,不就是看他的性情是否让自己喜欢么?再次才应该是家族。”王熙之虽对逼婚这种事不太懂,但谢安来问了,她凭着自己想法道,“你就跟真石姐姐动之以情,再不济编个尚哥同宋衣的故事,你不会特会编故事么?将他们在外大半年的事情编得要多感人有多感人……”

    谢安笑着打断她的话,替她擦去脸颊边的墨汁,“别拿着笔说话,这毛病还不能好了,以前就有吃墨的笑话,现在一不留神就会把自己画成大花猫了。”

    王熙之不以为然,又蹙眉想了半天,最后重重拍了桌道:“直接跟真石姐姐说,尚哥不喜欢袁姐姐,打死也不娶,再不然就离家出走……对了,真是大笨蛋,这不是要论功行赏了吗?尚哥要外派掌兵权了,离开建康,谁能管他。”

    谢安这也才反应过来,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现在外面这么多太守内史的空缺,正是各家争兵权的时候。

    谢安叹道:“阿菟果然比我聪明,若你是男子,老师就真的不要我了。”

    王导这时在外轻轻咳了一声。

    王熙之拿笔在他脸上划了一笔,“阿狸才是小狐狸,早知道龙伯在外偷听,你就故意夸我,龙伯,你既然听到可别置身事外,尚哥是你麾下最得力之人,阿狸又出力那么多,可不能漏了他们的功劳。”

    “还没嫁过去,就想着谢家了。”王导故意隔窗笑道。

    王熙之眨了眨眼,也没害羞,望着谢安笑。

    谢安第一次亲耳听到王导谈及两人婚事,有些没反应过来。

    王导道:“小猫儿难得没了这伶牙俐齿,安安静静的不错。”

    王熙之道:“可有赏?”

    王导无奈笑道:“谢仁祖,历阳太守之位,明日朝会宣布。”

    历阳,正是苏峻的那个历阳,谢安立刻咀嚼出这个位置安插的重要性,试探地问道:“庾亮呢?”

    王导淡淡问道:“戴罪之身,你觉得他会如何做?”

    谢安收敛笑容,沉吟片刻道:“请罪、以退为进,实则另谋出路。”

    王导微微点头道:“那就等明日他该如何唱这出戏罢?你一块去。”

    谢安笑道:“你们这些老头子争斗的戏码十年难得一见,学生自然不可错过,防着你们把我尚哥给坑了。”

    “那你好好想想,自己该要什么赏吧。”

    王导负手离去,王熙之趴在窗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轻道:“总觉得龙伯有些累了。”

    “身累,心可不能累,琅琊王氏的未来,可都在他手中啊。”谢安轻轻抚去她眉心的淡淡皱痕,“三足鼎立之时,且看陶侃庾亮要如何划分势力了,不过明天该是庾亮的一场大戏,但无论如何,历阳可是个好位置,这下阿姐可没理由去烦尚哥了,因为历阳在那个位置本身就够人烦了。”

    王熙之低低道:“阿狸,你是龙伯的学生,我总觉得你比他更辛苦呢。”

    世间凡人皆有烦恼,只是责任轻重与否,王导忧烦多年的江东民生终有气色,谢安自觉若换做自己,可能不会做得那么好。

    当年晋室南迁,光是与南方士族交好就费劲王导的心力,人事羁绊比打仗来得更曲折辛苦,王导所做,虽有私心,也是人之常情,但晋室渐渐国力强盛是不容置疑了。

    苏峻之乱时,被人诟病低调避世的王导又站出来,就算在苏峻胁迫下,他也做着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尽力维护家族与朝廷,如今战后,更是一场无声的恶战。

    无私心则不能夺权,不夺权则无法改变天下。

    王导如今所做,无一不在为琅琊王氏后代和谢安铺路,如今庾亮认怂认罪,但他怎会甘心放弃手中权力,蛰伏、一旦卷土重来,就凭他的为政之道,谢安打包票他一定会再闹出给社会进步拖后腿的事来。

    现在北方可是石赵的天下,民生渐定,石季龙虎(www.fuguodu.pro)视眈眈,若再内耗,只怕又要重蹈历史覆辙。

    谢安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片刻,微笑道:“若以后每日有你对我笑笑,那怎么都不会累。”

    王熙之微微点头,又拿着笔在他脸上划了一道,微羞笑了。

    (。)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596981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