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谁的棋子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谁的棋子

    <script>app2();</script>

    第三十六章:谁的棋子

    杀父之仇?

    谢安顿时浑身冰凉,若如谢尚所说,大伯谢鲲是被杀害的,还是被宋衣杀害的?

    容不得他多想,身旁的宋衣也挥剑迎了上去。

    宋衣蓄势已久,从出建康城时就知道谢尚在她身后追踪,若不是手中有谢安作为人质,恐怕走不出建康城十里。

    谢尚之所以能第一时间追上宋衣,是因为他一直派人暗中跟踪她,从得到谢鲲死讯的那日,他就知道凶手是谁。

    谢鲲正在盛年,玄武榜三品高手,曾是王敦的幕僚,但拒绝参与叛乱,早已抽身事外,赴任豫章太守,却也很快死在任上。

    更何况第一个见到谢鲲尸体的谢尚,自然知道他真正的死因,中毒而亡,而且是慢性毒。

    在王敦叛乱的敏感时期,谢尚买通仵作隐瞒此事。整个谢家也只有他和二叔知道。

    所以谢父才会动用所有手段将谢奕调回建康,并且让他带回谢安,保证家人安全。

    谢鲲虽死,但留下了指向凶手的证据,那就是挂在书房里的一幅《昭君出塞图》,这幅出塞图是谢鲲在去世前几日画下的,也许当谢鲲发觉自己身体不对劲时,查出凶手是谁。

    汉代出塞和亲的昭君,明君是她的一个代称,绿珠善《明君》舞,昔日曾名动洛阳,而宋衣是绿珠的弟子。

    所以谢尚一早就知道,但他隐忍着,直到太宁二年的冬日在阮家见到被赶出宫的宋衣,才忍不住开口嘲讽。

    此后谢安亦发觉谢尚的性格有些许改变,变得易燥,似藏有心事,其实谢安不知道,那时谢尚夜夜煎熬,想要潜入阮家向这妖女复仇。

    但那时宋衣已入阮府,若贸然生事,恐怕会坏了两家关系。

    谢尚忍着复仇之事,宋衣隐忍着杀皇帝的计划,这种平衡终究要被打破,所以才有今日两人一战。

    宋衣虽容貌如少女,但心智成熟、历事诸多,谢尚在她眼中只是个好看的绣花枕头。

    但宋衣一接谢尚的剑,就发觉自己有些大意了。

    谢尚眉宇间已褪去少年时的青涩,二十出头的他多了几分隐忍与沉稳,但压抑数年的仇怨,还是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两人剑招走的都是华丽狠辣的路子,一时间交手数十招,宋衣气息微有不稳,谢尚却仍游刃有余。

    宋衣道:“五年一次复查三榜,你记得你仍是玄武榜五品,但此番一交手,才发觉你有藏私。”

    谢尚嘲讽口吻不改,“宋姨倒是十年如一日,很关心侄儿。”

    宋衣被讽刺年纪,倒也不生气,“十年前你已经很懂事了,我见谢安就有你幼年的风范,将来必成大器。”

    “宋姨”这个称呼还是宋衣在王敦身侧为妾的称呼,谢鲲为王敦的亲信,常领着小谢尚与王敦聚会,小谢尚与宋衣有过数次照面。

    谢安趁两人打着,借着月色望向四周寻找逃生之路,他没有过多担心谢尚,明显看来自己对于谢尚来说就是个牵绊与累赘。

    除了身后河流,三面都是树林,如果强行入林,不但自己行走艰难,不知前路,也会影响到谢尚。

    秋日夜凉,游鱼伏于水草之中,林中的飞鸟被宋谢两人打斗惊起冲上云霄。

    冷月如霜,四顾茫茫。

    如果这时候能发明暗弩这种好东西,凭着谢安这几年跟着桓温练习弓箭的功底,不能一击必杀宋衣,起码也能让她中箭,箭头必须涂上毒药。

    可惜这条历史线上的东晋点歪了科技树,玄修凝气,隔空释气,气如弹丸……这种才是当下崇尚玄学道家的人所追求的武力境界。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谢安是推崇武器升级,毕竟玄修看天资,武器是人人都可以用的。

    谢安边想着,边往河中退去,水一寸寸没过他的身体。

    这时他见谢尚袖中飞出一道暗器,正中宋衣的肩胛,夜色中倒看不清是什么暗器,力道也不大,只是宋衣口中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朱唇色更艳,谢安猛然想起宋衣杀皇帝之时被他击中的一掌,莫非谢尚看出了她一直忍着伤,此刻一击要害,散了她的气?

    宋衣在吐血之后迅速做出判断,毫不犹疑转头向谢安而去。

    谢安早有防备,越退越快,河水迅速没过他的腰际,然后他整个人猛地往身后河面倒去,同时双手打在水面,扬起大片水花扰乱宋衣的视野。

    借此空当,谢尚追上了宋衣,将她截在河边,剑尖抵在她的后颈。

    谢安已整个人沉入水中,河水有些许深度,他重重砸下,迅速被冰凉河水包裹了周身,一时冷痛煎熬,难受异常。

    他游泳并不是很厉害,但狗刨还是会的,而且憋气也不赖,这还得是多得谢尚这些年循序渐进教给他《黄庭经》的呼吸吐纳之法。

    他将玄修入门基础老老实实练了五年,算是有一定基础。

    在水中的感觉宛如遁入一个玄修的境界,他开始挣扎宛如濒死,又想到谢尚在身边,不能分他心神,只能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口念着经诀,让呼吸渐渐变得缓慢。

    水底的世界随着他的平缓呼吸渐渐安静下来,隐隐还能听到谢尚与宋衣的对话。

    谢尚沉声道:“我可以放你走,只要你告诉我,谁是你是你的幕后指使人!”

    宋衣被谢安用水溅了一身,此刻异常狼狈,只是听到谢尚这话,转了转眼珠笑了,“谁?你想到听到何种答案?”

    谢尚十分笃定道:“王敦不会杀害我父亲,当初父亲与他分道扬镳,道不同不相为谋,父亲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

    宋衣冷笑一声,“琅琊王氏,并没有你想得简单,小子!”

    谢尚将剑往前送了一寸,刺进了宋衣的衣裳,不稍片刻,就见到血缓缓从剑尖滑落。

    宋衣痛得冒汗,汗渍的肌肤生出奇异香气,“我说了琅琊王氏并没有那么简单,王敦死了,可还有人活着。”

    琅琊王氏除了王敦,那只有……王导了?

    谢安与谢尚一人在水下,一人在岸上,同时在心里否定了这个论点。

    对于谢安来说,王导是老狐狸,但是他是为了家族利益与国家利益竭尽全力,无论王导再如何被世人所诟病,他所做的实绩,即使多偏向稳固家族,但也无愧东晋。他派宋衣去杀谢鲲、杀皇帝是绝对不可能的。

    王导只是一个寻求皇族与士族关系平衡的保守派。

    所以王导当初才会拒绝与王敦联手将司马氏拉下皇位,他的决断,正是遵循他的中庸之道。

    这样的人,最适合让初生的东晋一步步稳健发展。

    眼下北方停战,南北都在休养生息之时,王导绝对不会破坏这种平衡。

    对于谢尚来说,王导是他的上司,是他所认定的追随者,当初士族南渡,王导不惜屈尊拉进南北士族关系,缔造稳定司马氏的政权,是谢尚所崇拜的人。

    而宋衣也是看中了这一点,王导是谢尚所崇拜的人,所以她说出了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动摇谢尚心智。

    宋衣又道:“我都答了,可惜你却不信。当初是司徒大人将我送给王敦,命我暗中监视。他对亲人尚且如此,你父亲又算什么?你谢家又算什么?司马氏对于他们琅琊王氏来说不过是傀儡罢了!先帝、王敦一死,再也没有人能反对他,两双齐美。”

    “可惜如今皇帝年纪大了,有主见,不仅重用流民帅,还将庾氏子弟捧得高高的,你说他怎么会安心?眼下太子还小,只要皇帝一死,自然好掌握。”

    宋衣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说到最后,竟是深深喘着气,可见她的内伤已经影响颇大。

    “我不信。”谢尚口中说着不信,但心却有一丝丝动摇,他是王导亲信,知道他的性情深藏不露,近年一直被皇帝冷落,这是事实……

    谢安猛地冲出水面,大声道:“尚哥!不可信她的话!”

    可是已经晚了,宋衣不愧是快很准的身手,趁着谢尚一丝恍惚犹豫之际,已飞身入河,一头撞在了谢安的身上。

    谢安木剑已出手,狠狠用力插在了宋衣的身上,水面激烈翻腾,木剑刺入的手感倒是有,却不知伤到她哪里。

    下一刻,他就被宋衣精准地再度掐住了脖子。

    不过,水面顿时浮出血色,谢安总算看见,他的木剑刺进了宋衣的大腿。

    对于杀手而言,这般痛也许并不算什么。

    即使此刻的宋衣全身有两处伤口在流血。

    “看来,这小孩的心智倒更甚于你!”宋衣轻轻吐出一口恶气,笑容媚若春色,“想知道我是谁的棋子,你可以好好想想,如果你们皇帝死了,最得益的人是谁!至于你的弟弟,我就带走了!”

    谢尚心急如焚,“此事无关孩童!”

    “可我要去北方,还有那么远的路途,不带着这个护身符,我怕你要我的命呢!”

    掌控了主动权的宋衣又恢复如常的神色,手中的力量加重,掐得谢安白眼都快翻出来了。

    谢尚连退后几步,“我可以保证你能平安渡江。”

    “很好,过了江,那时我的伤应该好了,到时候再决一胜负如何?”宋衣带着调戏的口吻道,“宋姨可不想你为难。”

    谢尚咬牙不语。

    宋衣轻咳几声,拔去插进她大腿的剑,扔给谢尚,留下嘲讽的一句话,即刻提着谢安翩然渡河往北岸而去。

    “建康城里养着一帮废物,你也是废物,还不如一个孩子伤得我痛!要知道,一个舞者,最爱惜的就是她的双腿啊……”

    =======================================================

    一离开建康,这故事的画风就变了,这就是成长历练(雾)。嗯,啰嗦一句,本文不开后宫,单女主。

    感谢猫修仙人、梦丨逍遥的打赏。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14268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天之境 无限冒险指南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