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逆风而行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逆风而行

    <script>app2();</script>

    第三十七章:逆风而行

    渡江,往北方去。

    这是宋衣为自己准备的后路,虽然北方比南方更乱,但乱世中,像她这种自幼无父无母的飘零孤儿,去哪里都一样。

    更何况她现在背负了刺杀晋朝皇帝的罪名,就在逃出建康城的一夜间,她的画影已传遍(www.fanwai.org)江左防哨,出动追踪的人更多,不仅有朝廷人马,更有被宗族豢养的江湖游侠。

    只是如今建康皇城里,皇帝司马绍正处在命悬一线的时刻。

    司马绍还没有死,但已经离死不远。

    被刺杀的经过没人敢提,庾皇后自有心腹眼线,很快知道整个事的经过,但她隐忍不发。

    因为刺杀事件里,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这个人让宋衣顺利进入了皇宫,又顺利通过建康城大大小小把守防线,最终逃出了京师网罗。

    那个人就是她的长子,如今八岁的小太子司马衍。

    因为司马衍的随身令牌被宋衣拿到手。

    庾皇后怒(www.shubaojie.com)在心头,更担心司马衍的名誉,而且司马衍自己也不好受,一向慧聪懂事的他如今静静跪在皇帝的寝宫外,直到跪倒双腿失去知觉,才被抬回东宫。

    庾皇后当机立断,召庾亮入宫,兄妹俩十分默(www.zhaishuyuan.cc)契,庾亮一面派出兵马加强建康城防,对外只说刺杀未遂并无大碍,一面派人严加防范建康的权臣。

    重点要防范的人就是王导。

    王导即使如今无为而治,很少出现在朝会上,但其麾下门生属官多不胜数,所以他一定知晓了皇帝被刺一事。

    只是庾亮不知王导如今的盘算,先皇将皇帝托付给王导等老臣,王导要来探望皇帝,庾亮并没有理由拒绝。

    果然,第二日天一亮,王导踏露进宫,只对庾皇后与众太医说了一句话:“臣已派人去南岭罗浮山请葛洪仙师,也会派人寻访南岳夫人魏华存求取续命丹药,在此之前,望诸位竭尽全力。”

    王导的态度总算让庾氏兄妹松了口气。

    王导并未在寝宫前多做逗留,因为他所得到的消息里,还有两个人让他担忧,谢安丢了、谢尚失踪了。

    谢尚追踪刺客宋衣,是巡城卫所见,而谢安被宋衣掳走的事是听太子说的。

    太子寻不到谢安,说他下学后去了荒苑寻花,而那荒苑正是皇帝被刺之地。太子告诉王导,谢安在太**里放了许多小花盆,里面种着在宫里寻到的花草,说是要养好了等冬天送给要闭关的王熙之。

    王导本以为谢尚如影卫一样追不到人就会连夜回来,看来能让谢尚拼命追下去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谢安在宋衣手上。

    谢小猫儿这运气,王导想笑,却笑不出,他宽慰了太子几句,临别之时带上谢安放在太**中一个刚开了花的盆栽。

    王熙之正在院中默(www.zhaishuyuan.cc)帖,听王导进来,放下笔,伸了个小小懒腰。

    小姑娘比同龄男孩要长得高,王导想起她周岁那年扯出自己袖中蓬莱法帖的事,还是那么小小一团。

    “龙伯。”王熙之知道王导一般不轻易打扰她练字,应是有正事要说。

    “昨日皇上遇刺,今年提前闭关。”

    王导并没有直述两者间的关系,比如最近司徒府附近的眼线多了起来,他并没有让王熙之知道。

    小女孩就是要养得无忧无虑才好。

    王熙之也没多问,因为这些事她并不感兴趣,即使这个皇帝死了,马上就会有太子继位,不然立太子用来吃白饭的么?

    而且听谢安以前说过,这位小太子似乎挺不错的样子。

    一想到谢安,王熙之很自然道:“那我去告诉阿狸,顺便给他布置功课。”

    以往每年立冬后王熙之闭关,她都会给谢安布置功课,都是些抄帖作诗的事,谢安管这功课为“寒假作业”。

    “不必,他如今在宫中陪伴太子,近日都不会回来,我去见太子时已经将你闭关的事告诉他了。”

    王导很是镇定地编着谎话,他很少对王熙之说谎,记忆中这大概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前年王熙之问他,为何总是叫谢安为小猫,又为何迟迟不将谢安收作学生,等谢安长大被庾家拐走可不好。

    王熙之虽然不问世事,但对政治领悟却丝毫不逊色其他的王氏子弟,这算是家族遗传吧。

    那时王导只是敷衍道,龙伯有谢尚就够了,谢小猫儿留给你打手板。

    其实王导早就开始留意谢安,从五年前的雪天他走进王熙之的小院时,他就发觉这个小孩与众不同。

    如今谢安被杀手掳走,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瞒住王熙之,小丫头这些年生命里除了蓬莱法帖、练字,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谢安对她的影响。

    王熙之身怀绝世天赋,又是赤子之心,若知道谢安被劫走,王导不敢猜测她会是何种心情,会不会影响她在墨道上的修行。

    “唔。”王熙之十分单纯地点头。

    “这是他送你的月见草。”王导将谢安留在太子东宫的小盆栽放在她的桌案上,“这是他准备让你闭关练字闲暇时看的,还说并非什么名贵的花草,又好养活,无需多费神。”

    王熙之微微颔首,手指在粉色花瓣边缘滑过,反倒有些不悦道:“这人越长大越是会旁门左道哄人,别想着偷懒,待明年春天见面,他的字肯定又差我一大截。”

    光想着练字,果然还是小孩,王导微笑着,心里莫名焦灼。

    王导吩咐仆人乙,不管是谢尚还是谢安,一定要派人得到消息。宋衣并不弱于谢尚,手中又有谢安做人质,说不准现在已渡江往北,所以让仆人乙务必立刻联络江北的人。

    “姓宋的女子,应该会逃去北方,若她想活着,只能去流民聚集之地,如鱼入浊流,让我们不好找寻。”

    “她是先帝一颗埋在敦哥身边的棋子,先帝当真用心良苦啊。”王导淡然地挑明了这女人的身份,“本以为她在阮府会安稳,只是我万万想不通,她刺杀皇上,又是为何?”

    “若让先帝知道他的棋子变成了叛徒,想要毁了他的江山……”王导目光冷淡,“阿乙,不如你猜猜她为何要背叛先帝。”

    仆人乙似笑非笑道:“好比大人和小主人都不在了,阿乙还苟活着,蛰伏长久的念头就是想着要做点什么,然后彻底与过往斩断关系。”

    王导微微阖目,缓缓道:“如果是你,要做什么呢?”

    “我想大人应该猜到了。”阿乙笑笑,目光深邃却又纯净,“对于我们这种人,大人和小主人最好让我先死比较好。阿乙愿意为你们而死,也不愿孤零零地苟活于世。”

    话音落,王导忽然觉得很冷,这世间有一类人他不能够完全理解,他们随时可以为主人而死,因为在乱世之中,他们的心被主人给予过温暖,即使那温暖如萤火之光。

    但若让他们无根地飘零在江湖,他们会绝望与疯狂。

    因为他们的心已随亡主堕入黄泉。

    秋风吹过江面,霜叶淌过小船,此刻谢安躺在一艘破旧(www.fqxs.net)小船上渡江。

    他已经饿了整整一日,之前吃的小块干粮早已消化,水也喝得不多。

    谢安虚弱躺在船舱里,听着肚子在唱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句话果然是真理。

    他发誓,若有机会,一定将宋衣狠狠整治一番,他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杀了大伯!

    谢尚应该就在附近不远,但宋衣用谢安的命逼迫他,所以谢尚也不敢靠得太近,还得负责为宋衣清扫逃亡路上的敌人,肯定憋了一肚子气。

    宋衣在船舱外吃煮鱼,和艄公谈笑,简直是郊游度假的做派。

    她心眼还特坏,听到谢安肚子在叫,故意端了煮锅进舱,笑盈盈对他道:“回答宋姐姐几个问题,就有吃的哦。”

    谢安见她一身男人装扮,但一笑就露出无法掩饰的少女娇态,果然是老妖女啊,应该大部分女人都会羡慕,谢安觉得叫她姐姐也不过分,更何况人在屋檐下,能屈能伸,“宋姐姐,请问吧。”

    “之前我对谢尚说主使人是王导,你为何认为我是说谎?”

    “无论是王敦和王导都不是你的主使人。”谢安为了节省力气,声音懒懒道。

    宋衣又问,一副要逗小孩的模样,“那王敦咯?我可是杀了他想杀的司马氏啊!”

    谢安淡淡道:“直觉,你谈起王敦时,眼里并无情意。”

    宋衣娇笑,“孩童之言,你这个小孩懂什么情意。”

    谢安不想与她绕弯,他沉默(www.zhaishuyuan.cc)良久,其实从醒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宋衣的幕后指使人,他想了很久,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杀我大伯的幕后人应该是先帝,你是他放在王敦身边的棋子,王敦当年手握六州兵马,若不放个心腹在王敦身边,我怕先帝会寝食难安。”

    宋衣眨了眨眼,“很新奇的答案,那么小孩你说说,指使我的人是先帝,那么我为何还要杀他的儿子?”

    “这才是重要的。”谢安一步步分析道,“我做了一个假设。太宁二年的时候,你的指使人——先帝已被王敦逼死,而紧接王敦又死了,你看似再无牵挂,但又无法得到真正的自由。因为以往你的人生都目标都是按照先帝的指示,之前你杀我大伯和其他的王敦党羽都是任务,可如今你再无任务。”

    “很快,你发现自己找不到目标了,也无法与过去彻底斩断关系。”

    “你敬爱先帝,又恨他毁了你一生,将你孤零零留在世间。所以你在完成他的遗愿后再无顾忌,进宫接近皇帝,杀了他,太子尚幼,必然引发权臣争权,一旦内斗,江左朝廷尚浅的根基就会动摇。”

    “先帝越是要保护的,你就要逆道而行,你并不在乎,你只求快意。”

    “反正你曾经为之付出生命守护的人,已经死了。”

    宋衣听着听着,双目已笑得眯成一道缝,她的笑意愈浓,反而散发出愈多的寒意。

    宋衣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的话,“年纪小,但编故事的能力确极为厉害,看来我眼光不错,你这小孩确实比建康城里那些废物强多了。”

    “可你千万不要将这番话讲给谢尚听,要不然以他容易动摇的心智,日后仕途与你谢家的未来命运堪忧啊。”

    “我当然会的。”谢安甜甜一笑,“宋姐姐,可否给我吃的了?”

    “我虽然夸你,但很不喜欢你的笑,以前每次见到王导,他就是这么对着我笑,真让人害怕。小狐狸,你那么聪明,看来也不会那么容易饿死,而且你们士族子弟也要尝尝流民乞儿的苦,这才公平。”

    宋衣伸手在他额头轻轻一弹,然后端着煮锅出了船舱。

    谢安只觉得头颅像是被巨石给砸了一下,随即又沉沉昏了过去。

    ======================================================

    这章挺长的,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即使谢小安在被虐饿肚子,今天除夕,大家替他多吃点。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1426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