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灯下人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灯下人

    <script>app2();</script>

    第四十三章:灯下人

    平民流民集成帮派后就会住在一处,互利互助。

    如今谢安就被小孩们带到了一座破旧(www.fqxs.net)但宽敞的宅院里。

    以往流民帅郗鉴就在北方战乱时带着流民去山间建立坞堡,即能抵御外敌,又有耕种之地,得以休养生息,后来东晋立国,郗鉴入朝授官,平定内乱,如今坐镇江北广陵城,令流民慕名而来。

    永嘉之乱时,南下的侨人安居江左,授予白籍,享受不服役的特权,但白籍不算正式户籍。上层侨民占田占地,下层侨民沦为奴为婢,或者沦为豪强世家的私募,这样不利于东晋修养发展,更不利于北伐的资源积累。

    于是三年前皇帝司马绍以“土断”之策令着手整顿,发放正式的黄籍,令侨人不享受特权,分割其部分土地归还郡县管辖分配,查清侨人私养的流民,令流民成为政府的赋役。

    土断之令使得南人与北人的不再有分别,但因令行不彻底,有些流民还是没有户籍,所以只能群聚郊区暗巷,融入市井势力。

    过了子夜,风渐起,密密云层散去,总算能落在人间些许清辉,谢安被他们扔在前院里,他在绑得松垮的绳套里微微转动着手腕,令自己舒服一些。

    前院有小块菜地,种着蔫了吧唧的青菜,篱笆上倒是缠着许多青黄叶藤,结着不明知的果子。

    那个叫小雀儿的女孩被留下来看守他,其他几人去了内院找人,因为似乎此刻院子里并没有人留下。

    会不会是去打宋衣的主意了?谢安猜测着,但很快就被小雀儿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

    小雀儿先是跑到菜地旁的鸡窝里,摸索半天才鸡屁股里小心翼翼捧出个温热的蛋,然后跑到了院子的另一头。

    院子另一头有口井,但井上并没有绳桶,看来是口枯井。

    她趁男孩们不在外院,偷偷地冲井中扔了个石子,然后又将那颇为珍贵的鸡蛋扔了下去。

    莫非井下有人?谢安思忖。

    做完这一切,小雀儿若无其事回到谢安身边,手轻轻捋着零乱的黄毛辫子,一脸怯怯对谢安道:“小郎君别怕,我们老大只求财……其实都是我没用,每月讨不到足够的钱交给老大,但如果小郎君慷慨,那么我和狗娃、顺子他们有好几个月都不需要去抢劫了。”

    小姑娘面色微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颊上生着几颗雀斑,却令她有几分俏色,说话还文绉绉的。

    谢安旁敲侧击问道:“你上过学?”

    小雀儿摇摇头,“是小贺先生教我们,他是我们这里唯一读过书的寒门子弟,不过他是寒门旁支,父亲病死后被兄长侵占田地家产,妹子又生病,他太缺钱了,又无望功名,寒门子弟本就难入选中正榜……”

    小雀儿正说着,就见那叫狗娃的少年回来了,一脸郁闷对小雀儿道:“吴哥和小贺先生都不在,难不成跟这小郎君一起的女人这么难对付?”

    果然是打宋衣的主意去了,谢安心里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为他们的老大点蜡。

    然后扎着蓬乱束发的狗娃推了推谢安,“先进去吧!”

    内院偏房里挤了六个人,点了盏小小的油灯,众小孩穿得很是单薄,比起这几天灰头土脸的谢安似乎更要狼狈。

    谢安一路都很配合,所以小孩们倒也没对他怎样,除了狗娃,其他几人都挺客气的,而且还想着他是身骄肉贵的小郎君,直接让他坐在软软的草堆垫上,但手上的绳扣还是没解开。

    谢安观察着这屋子的状况,似乎不是住宿的地方,简陋的架子上似乎挂着几只毛笔和碗筷,他立刻想到,这也许是小孩们吃饭读书的地方。

    子时是小孩最容易犯困的时间,几个小孩乖乖坐在一起,有的开始抱着膝盖小憩,一副要等到他们老大回来的架势。

    而小雀儿和狗娃就着豆大的烛火打开了一本手抄书。

    这个年代孩童蒙学,《急就篇》是必读的,现今流传的版本都是皇象所抄,皇象是三国时书法名家,精通篆、隶、草书,而且他本人也是广陵人。

    《急就篇》全文数千字,无一重复,因篇首有“急就”二字而得名,内容丰富,涉及姓名、组织、生物、礼乐、职官等各方面内容。

    谢安早在剡县时就读过,而这些平民小孩都快十岁了才刚刚接触,看这小孩读得磕巴,显然还有很多字不认识。

    谢安微微阖目,小憩片刻,余光注意到小雀儿和狗娃一会儿做冥思苦想状,一会儿又抓耳饶腮,紧接着两人低声指着书本说着什么,最后狗娃偷瞄了正在假寐的谢安一眼,难为情摇了摇头。

    小雀儿虽然总一副可怜怯怯的样子,但关键时刻比男孩子还要大气,她拿着书本走到谢安身边,诚恳问道:“小郎君,不知这‘钟磬鼗箫鼙鼓鸣’都是什么样的?还有后面很多字都不认识,小贺先生昨日匆匆给我们讲了一遍(www.fanwai.org)就去办事了,所以我们没记住……”

    谢安扫了一眼书本,原来读到了十六篇。

    谢安打了小小的呵欠,也没再看书本,就将十六篇全段逐字缓缓背了出来,“竽瑟箜篌琴筑筝,钟磬鼗箫鼙鼓鸣。五音总会歌讴声,倡优俳笑观倚庭。侍酒行觞宿昔醒,厨宰切割给使令。薪炭雈苇炊熟生,膹脍炙胾各有形。酸醎酢淡辨浊清。”

    他一边背着,狗娃拿着灯偷偷地蹭了过来。

    谢安背出来是故意而为,因为他看到这几个小孩很重视学习,那么他显露一手也是为了拉近彼此的好感。

    他的口音与江左人不同,南下的北方士族都操着一口洛阳音,所以读出来的韵味与这俩小孩不同,小雀儿边听他背着边仔细盯着书本,原本还有些端着“抢匪”架子的狗娃脸上也渐渐露出崇拜的表情。

    还没等小雀儿说话,狗娃急切道:“小郎君!再背一遍(www.fanwai.org)好不好!”

    狗娃看起来应该有十二三岁的模样,只是长年营养不良让他看起来很瘦,但眼里对于渴求知识的表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谢安莫名地有些心酸。

    于是他再度放慢语速,抬起被绑的手,一字一字地划过纸面读出发音,同时让两小孩跟着读一遍(www.fanwai.org),然后再跟他们解释字词句的意思,一番解释下来,虽然是只有六十三个字,但他说完这些,已是口干舌燥。

    其间原本睡着的小孩都醒了过来,几个毛茸茸的脑袋凑在一起,安静地听着谢安的解读。

    第十六篇说的是五音与饮食,五音乐器离流民小孩的世界很远,竽瑟箜篌琴筑筝这几样倒是不稀罕,只是流民小孩哪有机会去接触这些?而钟磬这些都是宫廷礼乐所用,谢安每年新年在宫里沾着太子的光听过钟鼓之曲。

    “倡优俳笑观倚庭”这样的宴会场景,小孩们所见的机会更少,除非是去大户人家帮工,在后院厨房里远远能瞄到一眼。

    谢安解答完他们的疑问,就见狗娃腾地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碗,飞快地跑到厨房里舀来一碗水,送到谢安嘴边。

    他脸微红,微微颔首道:“小先生辛苦了,先喝点水!”

    小雀儿莞尔:“狗娃你笨咧,应该先给小先生松绑才对”

    狗娃重重点头,将碗放在小雀儿手上,小心翼翼地解开了谢安手上的捆束,又将他的手放到灯下仔细看,直到确认只有有些微红的印记,并没有淤血才长吁口气。

    谢安依旧(www.fqxs.net)淡定地接过碗,如常般小口小口抿着,水的味道甘中带咸,看来是这少年特意加了点盐让他补充体力。

    谢安慢慢喝完这碗水,并非他故作姿态,实在是五年间养成习惯,虽然他现在已经渴得要命,却还是习惯性地在人前保持仪态。

    “多谢。”

    他用剩下的水把袖子一角弄湿,然后微微垂头将脸擦干净,最后抬起头来时,就见几个小孩已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了。

    最后还属小雀儿大胆,说出众小孩的心声,“小先生不但好看,而且白得跟萝卜似的。”

    ======================================

    感谢扌斤宀子的打赏~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14269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