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玩脱了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玩脱了

    <script>app2();</script>

    第四十六章:玩脱了

    当谢安意识到自己大意的时候,从狗娃口中得到更确定的答案,他们这个流民帮派的主人家已经派了人来清点卖往东海的人数。

    狗娃已经快哭着跪求谢安原谅了,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当初他们拿了谢安的玉佩就该放他走。

    谢安自责,当初在巷子里被他们打黑拳的时候,应该拼着宁受伤也要逃走的念头才对,心心念等着谢尚外挂到来,贪婪享受小孩的特权……这不是建康啊,你面对的也不是战五渣的世家子弟啊!

    平日桓温对他挺不错的,每次比武被“揍”那几下根本不算痛,让谢安高估了自己武力值。

    玄修才学个基础,书法还处在被王熙之打手板的苦修中,针灸丹药医术也只是皮毛,儒学玄学书籍看了些,但遇到不讲理的人,还是无用……这些年都特喵学了啥啊!

    此刻谢安被五花大绑关在救治小贺的老医师家的厨房,怨念丛生。

    他需要一个能防身的武器。

    他要加强武术或玄修,随便什么只要能打就好了。

    他还很需要个侍卫,武功要跟王熙之家阿乙一样好的,而且还要忠心,就跟小雀儿和狗娃这样对主人家的忠心——因为就算他们对谢安表示愧疚,发誓要跟他同甘共苦,但死活也不肯帮谢安去码头或官府通报他现在被困的消息。

    在忠义两难全的选择题上,单纯的小孩选择了两个都不背叛,忠是对养育保护他们的帮派,义是对被他们当做朋友的谢安。

    谢安总算服气了,如今逃出去的希望没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看来就落在老医师身上了。

    老医师姓司,白发、佝偻身躯,还似乎重病缠身,谢安在厨房傻捆着都能听到他老远传来的咳嗽声。

    谢安盘算,是不是说出葛洪的名头能够唬一唬这位司医师,但人家似乎根本不给他嘴炮的机会,往他嘴里塞了个核桃,就能让他彻底哑火。

    嘴炮这种东西遇到流氓真不管用啊!要学武!要学打架!

    桓小温你等着,等会我回建康就去军营报道,反正你说过要在军中罩着我的啊!

    谢家一直是做的文官,在军方反而没什么人脉,桓温可不同,毕竟这位大哥可是要当武斗第一的男人啊!

    此刻谢安心里焦躁地像是被火烧了,来到东晋五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暴躁和不安,说到底也是前世没啥社会经验,穿来后又过着风花雪月的悠闲生活,这几天被宋衣折腾得几乎半条命快没了还在忍耐,就是仗着有谢尚跟随,可如今他可真要忍不住了。

    就在他暴躁得咬牙切齿之时,那位司医师领着个七八岁、瘦瘦的小姑娘进了厨房,小姑娘双手捧着一小筐草药,两人无视了谢安,开始生火舀水煮药。

    司医师对小姑娘道:“这些是你每日要吃的药,五碗水熬成一碗,分三次喝,记住要填饱肚子后喝……咳咳,切不可空腹,也不能用喝水饱肚,记住了吗?”

    小姑娘使劲点头,“爷爷,以后我跟您学种药采药,还要帮您煎药,阿兄给您的钱肯定不够,鸾儿一定好好干活报答您!”

    司医师摇摇头,没说什么。

    谢安又听了会他们的对话,搞清楚这小姑娘是小贺的那个自幼体虚多病的妹妹,名叫贺鸾。

    贺鸾一看就是常年气血不足的虚症,或许还带着难以祛除的寒体病,难怪小贺宁愿自己死,要用玉佩换妹妹的药费,因为她要喝很多补药才能痊愈。

    天下可怜的人太多,谢安这下真没心情可怜别人。他一想到自己要去当海贼,如果干得好,最大的前途就是成为海贼王……当然不排除他忍辱负重取得海寇老大的信任,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将海寇的大本营一把火烧了。

    他被自己的脑洞给弄得想要笑。

    而且他还发现自己还是一个会苦中作乐的人,因为他想着想着,真的笑出了声。

    司医师正教贺鸾一些药理,因为他老是咳嗽,讲得十分吃力,被谢安这一笑给打断了讲课的情绪,顿时朝他瞪了一眼。

    在这个时代,谢安这个世家落难小郎君更容易引起流民平民的仇视,毕竟谁让你是不让百姓吃饱饭的统治阶级来着。

    谢安边笑边摇头表示有话要说。

    司医师真走过来,拿出他口中的核桃,看他要说什么。

    谢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舔了舔嘴唇,“我笑医师不会自医,别教坏小姑娘。”

    司医师皱着眉头问道:“什么说法?”

    谢安反问:“医师常年咳嗽是吧,为何却缓解不了?”

    司医师冷笑,“小郎君会?”

    “不要太简单了,听医师的咳声应该是阴寒性的咳,生姜汤我想医师应该早就服用过,但还有一味药更好,用柑橘皮切丝晒干陈放,放得时间愈久药性就愈强,想吃了再用来干嚼或煮水服用,可化痰止咳,至于对心脑血管有疏通之用,还能降低血压这种医学术语你当然听不懂了。”

    谢安又瞟了一眼厨房里的剩菜,“我见医师好切生鱼沾酱吃,这可对常咳者可是大大禁忌,你既然为医者,我说你不能自医可有错?对了,食物要食得清淡。”

    这时候还没发掘陈皮这味药,谢安前世不知吃了多少包九制陈皮的零食,简直就是顺口而来,说起来,制作陈皮这个方法还没跟葛洪说过呢。

    能够回建康的话,他一定要把这陈皮做了零食投喂王熙之去。

    司医师见他娓娓道来,说得头头是道,一时竟然无法反驳,而且橘皮做药似乎从未听闻过,但听谢安说了几个听不懂的名词,这老头好奇地要命,想问又拉不下脸来问。

    “我方才说的心脑血管血压之类的疾病,指的就是你这个年纪得的老年病,譬如有时你会觉得心悸、又或者干了繁重的活后头晕、胸闷喘不上气之类的病。当然陈皮只是温补之药,只能减缓病症,而且治疗这些老年病还需要很多别的药……”

    谢安“好心”跟他解释一番,这时一旁看火的贺鸾眼睛发亮,司医师冰山似的面孔微有惊讶之色。

    他问道:“小郎君学过医术?”

    谢安转念,并没有想要说出葛洪的名字,只是淡淡道:“家学而已。”

    该装的时候还得装。

    司老头莫名激动起来,“莫非是、是蓬莱医典?”

    谢安下意识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紧闭嘴唇,保持沉默(www.zhaishuyuan.cc)。

    这下司老头似乎更确定他是读了蓬莱典籍,因为能说出这世间没有知识的人,一般都是天赋玄修者,因为只有他们才能通过蓬莱典籍,进入东海蓬莱阁求得救世良药。

    这救世良药不单单指医术,还指治国治军之术!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谢安祈祷这老头被自己糊弄过去,然后看他是个人才将他放走……

    但马上他发现,他又玩脱了。

    因为这老头十分兴奋地抓着他的手,“我兄长就在东海,我让小郎君带封信去,到时候让他照顾你!”

    “我家兄长乐善好医,遗憾他空有半册蓬莱医典却不能入蓬莱阁,若他知道小郎君天赋,定当尽心照顾!”

    早知道我就闭嘴了。幸好谢安性子好,不然早就吐血了。

    ……

    一夜无话,谢安被绑得觉得手几乎快废了的时候,那叫贺鸾的小姑娘忽然偷偷跑到厨房,给他送吃的。

    小姑娘,我现在不要吃的,能麻烦松个绑吗?

    他当然不会蠢到向敌人求救,可贺鸾喂他吃完东西后,扑通跪在他面前,轻轻磕了三个头,“恩公,我其实知道治病的钱是哥哥向您‘借’的,鸾儿不能放走您,这样会连累司医师的,但鸾儿可以为你报信。”

    “听说明晚前往东海的船就要开了,所以还有一日时间。”

    这算是好人有好报吧,谢安信了,可是他身上已经没啥值钱或显示身份的东西。

    贺鸾儿灵机一动,取来纸笔,带让他写信。

    为了防止这信被发现暴露,谢安隐晦写了句:面朝东海,春暖花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这般胡乱拼凑的句子,着重突出“东海”和“安”。

    所以这三个字谢安特意用了行书写,其它的字用楷书。

    此时行书并不流行,日常书信也不常见,论起流行开启者还得看书圣,只是如今咱们的萝莉书圣还在家中呆呆地苦修书法呢。

    谢安这手行书虽然有前世的基础,却还是被王熙之虐得不轻。

    “恩公的字写得比阿兄好。”贺鸾皱了皱鼻子,带着轻微的哽咽道。

    望着贺鸾离开的背影,谢安忽然意识到,这个小丫头不会知道兄长已经去世的事了吧?

    然而,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与贺鸾商量的送信地点并不是去码头寻找堂姐谢真石和谢尚,而是去广陵府衙后街,那里住着一户人家——流民帅郗鉴将军。

    因为码头一直有流民帮派在,帮忙大户卸货或干些零活,这有些像后世的漕帮,如果以后东晋要全面建设运河,这些流民帮派肯定要妥善处理。

    眼下,贺鸾当然不能去码头,因为她一旦去,就是暴露了。

    只能去找郗鉴。

    因为谢尚若寻不到谢安,一定会去找在广陵耳目众多的郗鉴帮忙。

    ================================

    感谢书友古坊书还去、扌斤宀子、楠邶的打赏!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14270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