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南狐北狼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南狐北狼

    <script>app2();</script>

    关注「」,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第二章:南狐北狼

    鲜卑慕容朝贡的礼物自然多,但五王子单独赠予物品却是稀罕事,而且还听闻那五王子慕容霸年方八岁,受辽东王慕容皝的喜爱更甚于世子。

    慕容霸指名送礼给谢家三郎,令众人无比期待。

    谢安原要带王熙之去秦淮河畔逛逛,没想被人拦在半路,若不是知道送礼的是慕容霸,他早就逃了。

    “旅途劳顿,你先回去睡一觉,晚上我去找你。”

    谢安将她送到琅琊王氏府前,王熙之问道:“今晚不回太学修书了?离建康时你在抄誉《榖梁春秋》,可还缺别的注释版本?《春秋》言辞隐晦,看得人头大。”

    谢安一脸轻松,“原本是隶书,我觉得楷书更适合初学者看,所以边练字边抄誉,有不懂就去阿爹和卞老师,不过这十一卷可要抄很久,抄好后送给刻字匠去做胶字印刷一本看看效果如何。”

    王熙之点了点头,“我觉得胶泥活字甚好,如你所说用铅块做能保存更久,不过要寻好手艺工匠,而且如今纸张也不够好,上回你说那宣纸,也不知桓彝伯父那边做得如何……”

    谢安还要同她说话,宫中亲卫忍不住催促,“三郎还是快些进宫吧。”

    王熙之好奇问道:“那五王子怎地会认识阿狸呢?”

    谢安耸肩,“谁知道呢?”

    慕容霸其人,谢安知他就是后世慕容世家大名鼎鼎的慕容垂,历史上曾投靠苻坚,后又出走,在淝水之战苻坚战败后重建了燕国,不过如今燕国还未有影子,而慕容霸还未曾坠马撞断牙齿,所以还没改名慕容垂。

    八岁的小王子要送一个素未蒙面相隔千里之遥的人礼物,难怪台城诸位大臣都在等着谢安回去收礼。

    司马衍已登基四年。庾太后也摄政四年,庾亮除了司马宗后更是声势浩大,一年比一年紧得逼迫驻守历阳的苏峻回建康上任,变相解除其兵权。

    苏峻与司马宗交好。四年前司马宗叛乱,有利害关系的人都落马降职,可司马宗偏偏逃得杳无踪迹,虽然传言中最大的可能是,司马宗如今被苏峻所庇护。可谁也没证据。

    正因为庾亮坐镇台城,谢安才懒得回去与他见面,只是庾太后对他态度倒是好了许多,只是谢安这四年要么在太学院,要么在乌衣巷,台城每年新年才去一回。

    急召进宫自然懒得再收拾打扮,平日这一身常服也不丢人。

    芳菲四月,台城桃花盛放,不过这些年江南即使到了四月还是寒风不断,吹得那桃花瓣片片纷飞。雨后又黏着湿漉漉的石阶,衬得整个台城愈发像是浸在了水墨画里。

    不出多时,天又落雨,谢安到达殿中时已沾了些许花瓣和薄雨,额发微湿,天青色的袍裳在一片朱绯衣色的大臣中显得很是突兀。

    这本该说是狼狈的模样,但在旁人看来却是清越翩然,少年过了十岁后生长开始加快,十四岁时更盛,殿中谢尚几日没见宝贝弟弟。顿时又觉得他高了几寸。

    谢安性情本就早熟,此时一双黑如曜石的瞳仁像是在在墨泽里沉着,被他看一眼,仿佛能看进心底的隐秘。

    招待慕容使臣自然是宴席。谢尚拉他坐在自己身边,本要帮他拭去花瓣,又后觉得这般也好看,谢安哭笑不得,想来谢尚喜好花哨的性子还是没怎么改。

    慕容霸送来的礼物是一对白狼眊,常用装饰在长矛上。

    慕容氏使臣还道:“知三郎善书法。只是未曾见到好的黄鼠狼,不能为三郎选上好狼毫制笔了。听闻三郎文武双全,这对白狼眊可做剑穗。”

    白狼稀见,这对白狼眊更是无一杂色毛发,谢安接过礼盒,表示感谢,使臣还笑道:“我家五王子本要送三郎一对狼眼,又怕吓到小郎君。”

    大约是使臣见谢安纤弱,尤其是那双手,竟比这白狼眊更显白皙,于是他就调笑一句,同行的鲜卑人也不禁笑了,此行他们所见南晋人皆是这般纤弱郎君,大概心中早就是奇怪为何自家五王子会送礼给眼前这个少年郎。

    听闻这这谢家三郎还比四王子大一岁,可两人若是站在一起,这四王子就是虎(www.fuguodu.pro),谢安就是猫儿了。

    谢安坦率道:“多谢五王子一番美意,不过比起这些,我倒更想要一只狼崽。”

    使臣有些吃惊,“活的?”

    谢安点头,“自然是要活的,辽东之狼勇悍无匹,正如慕容鲜卑一族,若无此勇悍,怎能在高句丽、段氏鲜卑、宇文鲜卑、石赵的重重包围中占据一方?”

    使臣怔了怔,才道:“可辽东狼要到了这水乡之地,恐是水土不服。”

    谢安微笑,“慕容鲜卑尊我大晋为正统,代为管理幽、平二州,自然是我大晋之臣,普天之下皆为王土,这辽东之狼来南方生活有何不妥?”

    慕容使臣当即背脊冒出一身冷汗,殿中也变得安静非常,虽是在谈论狼崽,但早有人想到谢安所说是慕容氏出质之事。

    慕容氏奉晋朝为正统,因此向周边诸部进攻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若非中间隔着占据中州的羯胡,送质子入京是必然之事。

    但此时明眼人知道晋朝退守江左,处在弱势,但弱归弱,有些话不得不说,庾亮正愁没借口言明,没想谢安一来,就帮他解了难题。

    司马昱轻咳一声,瞥了眼谢安眼底浮现的笑意,不咸不淡加了句,“本王听闻辽东公诸子中,这五王子天生聪慧果敢,是受宠爱的,赏赐想必多不胜数,若三郎喜欢白狼崽,五王子定能寻到良品。”

    司马昱不愧是最会看眼色的,谢安笑了笑。对着还在发怔的慕容使臣道:“小民亦有回礼,明日一早即可送往外馆,烦请使臣转交五王子。”

    回到家,这白狼眊正好分给王熙之一个。王熙之这几年也跟着王导练剑术修身,谢安前阵子削了一把木剑刚好配上给她送去,剩下一个就系在自己随身佩剑上。

    这身量已经长大谢尚的肩膀处,正好适合佩剑。

    至于回礼,谢安将自家茶园清明前的龙井装了数十罐。茶园开始种植三年多,今年的明前茶算是成色最好的,他只盼着引领时代潮流的王导爱上喝着冲泡的茶,带动潮流。而不是让他再经历一次从清水煮茶到添盐加醋加花椒各种干果的大杂烩的历史演化。

    前阵子他做的奶茶王熙之是极爱的,女孩子就该吃甜甜香香的东西,只是每次喝完奶茶,王熙之又会感叹自己的脸怎么还没瘦下来。

    没想还没过半月,北方就来了书信,还是由宫中转送到太学院给谢安。

    这鸿雁传书也传得有些快。

    来信的人却是慕容恪。

    “《晏子春秋》言: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若三郎喜欢北狼,恪愿在南下渤海接三郎到辽东小住,到时候可带三郎去围猎捉狼。另,阿六敦的字写得不好,由我代写。”

    “听闻三郎曾在人屠手中逃走,如今在石赵鼎鼎大名,若哪日要离了江南燕巢,可得多加小心,不过你若再等几年,等我与四哥杀了那人屠之后。再来也不迟。对了,麻襦先生的马我很是眼馋,黑马配了四哥,白马却说是你的。你若驾驭不了,可得快快送回辽东。阿六敦,上。”

    阿六敦是慕容霸的鲜卑名,这小孩倒是有趣,谢安望着那信笑了许久,只觉得阴郁天气也似放晴一般。

    王熙之不知他笑什么。谢安将信递给她,她看了之后首先道:“这慕容恪的字居然写得不错,而且还读晏子,看来他们也并非不开化的蛮夷,阿丁还道如今石虎(www.fuguodu.pro)在襄国大力推行儒学治国,这轻儒的作风还是不好的。”

    谢安心中赞道,阿菟就是阿菟,看事情总与旁人不一样。

    王熙之又问:“这阿六敦就是送你白狼眊的小孩?你想把他拐来当质子?”

    “质子之事也是随口吓吓他们。”谢安将信折好,淡淡道,“若真要到这一步,也得是我们收复了洛阳,辽东与江东相隔太远,慕容鲜卑想做什么,大晋都无可奈何,如今唯有期盼合作之日长久些。”

    历史上羯胡灭亡后,慕容霸在苻坚麾下后还带着兵马大败桓温,斩了三万之多的晋人。

    这潜在敌人可不得不防,对晋朝有威胁的小孩更该早些改造,最好能弄到晋朝来当质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慕容恪这位将星又是忠臣看来是极爱自己弟弟定能和睦相处。大晋与慕容鲜卑应该和平共处共抗羯胡,以及很有必要防御还没有影的大秦苻氏。

    “如何回信?”王熙之凑近他的桌案,这婴儿肥的脸蛋实在可口,笑起来时虎(www.fuguodu.pro)牙更是让人心痒,谢安稍一不自控,就想去欺负她,可惜长大后男女之别过于分明,若被人看到可不好。

    尤其是无处不在的阿乙,若被他在王导面前告一状,谢安只怕要好几月都见不到王熙之。

    谢安闷闷道:“那就回信让这小孩小心骑马,莫磕坏牙齿。”

    “牙齿?”王熙之不由自主捂住了自己的虎(www.fuguodu.pro)牙。

    谢安叹了一口无名之气,“慕容霸,王八之气啊,多好听啊,改成垂垂反而有日垂西山的衰气。”

    王熙之是一贯听不懂就懒得放在心上的性格,跟谢安认识这么多年,还不知他时常冒出些稀奇古怪的话语来,她又缩回自己的桌前开始给兰草浇水,隔了许久才问:“王八……辽东没有炖甲鱼吃么?要不要再给他们送些去?”

    谢安想起堆在柴房角落那一堆郭璞让他用来做龟甲占卜功课的龟壳,不由道:“那好送一些,我再附上如何料理的食方,对了,今晚咱们就吃这个,你一说到吃的就会馋。”

    “知我者阿狸也。”王熙之这下忘了自己婴儿肥的事,仗着腰肢窈窕手脚细幼甘心被谢安各种投喂。

    谢安想起她那日回建康时还对河里的老鼠感兴趣,不由逗她,“若是老鼠肉也好吃,阿菟吃不成?”

    王熙之认真地咬着唇,在思考,不由将兰草叶缠在白皙的指尖,这般认真的模样与书写时毫无相差。

    谢安添油加醋道:“南迁时流民遇到老鼠也很高兴的,因为能吃。”

    王熙之终于觉出谢安是在逗她,差点就要把杜宇那盆兰草给当暗器扔了出去,还好被他及时摁住,王熙之在他跟前踮了踮脚,伸手比了比两人身高,然后退到一旁,抱臂笑而不语。

    谢安磨牙,腾地站起来,“我现在可跟你一样高了,可你呢,自去年到现在只长脸都不长高,待到明年,我可比你高了。”

    王熙之忍笑,答道:“我等着呢,从你四岁等到十四岁,真真漫长啊。”

    她说完,猛然怔住了,谢安也呆了呆,傻傻地伸出十指来,从太宁四年开始数,果真是十年。

    “不会等太久的。”谢安似笑非笑道,两人四目相对,中间隔着两张席子,却没有想要靠近的意思,这般远远望着,反而能看得更清。

    王熙之没有一般世家女郎的羞涩与矫情,眨了眨眼,露出虎(www.fuguodu.pro)牙尖尖,坦然浅笑道:“你说过的事都会做到。”

    谢安道:“我可说的是长高。”

    王熙之无辜道:“那晚饭多吃些。”

    世间每个人都有其克星,谢安调戏少女失败,于是道:“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小娘子请坐等。”

    太学院里四年来也没进新的下人,如意是全心全意伺候杜宇,谢安若要吃东西还得自己动手,杜宇来自黑暗料理界,乐得蹭饭。

    王熙之今日驾临太学院,谢安自然要表现一番。

    没想王熙之挽起袖子道:“我要砍柴,龙伯送了我把小剑,我要试试是否锋利。”

    王导送的小剑自然价值不菲,用来砍柴……只能说好物在王熙之手上无用武之地,砍柴也能算有所作为。

    王熙之玄修有数十年之功,再加上天生有玄气护体,若放在玄幻妥妥就是逆天开挂的主角,谢安见她拔剑隔空劈裂一块木块,不由感叹了一句,“阿乙,她都这样了,你说要你护卫何用。”

    阿乙尴尬道:“可这消耗极大,一天只能用一次啊。”

    王熙之十分满意收剑回鞘,“还不错,刚巧我的裁纸竹刀坏了,可用此物代替。”

    这边谢安正烧着菜,没想桓温骑着军马似野马地闯进了太学院,满头是汗,火急火燎地模样与谢安王熙之悠闲有极大的对比,谢安问道:“一起吃?”

    桓温一副欲呕的模样,缓了许久才道:“城西河道飘来一群死老鼠,那可是一大群啊,密密麻麻浮在水面,还堵在朱雀桥下,看得人浑身不自在,庾大人已派人来太史令问询此为何征兆,只怕整个建康城都在传着流言呢!”

    谢安挑眉,想起前阵子王熙之说河里有鼠的事,问道:“有何流言?”

    桓温道:“自然不是什么好流言,鼠患铺河,国必有灾。”

    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ps:  垂垂送的东西,不确定是到底是毛还是眼睛,反正就是送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433792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