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乌衣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潮打空城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潮打空城

    <script>app2();</script>

    第十八章:潮打空城

    庾亮与苏峻的第一战算是彻底告负,司马流死了,赵胤带兵溃逃至建康城附近,谢安不知庾亮这几日是在想些什么,有没有反省自己的过失。

    一大早,谢府就被庾翼敲开了门。

    这一日下着薄雪,亦有阳光,虽是看得人心情舒畅,可一想到叛贼就在家门口转悠,谁也不会心安。

    作为庾氏最小的弟弟,庾翼一向是书法最好、人缘也最好的。

    “来蹭朝食吗?”

    谢安此刻正在厨房里摊蛋饼,晋朝时可没有君子远庖厨的限定,上好的食材只有士族能够享用,世家子弟会做菜也算一门特长。

    没有出现炒菜的年代,谢安也没想着大肆宣扬,偶尔下厨房炒几个小菜给王熙之和家里人吃就好了,要推广也得等到民生安定后。

    吃饭,始终是大问题,如今的江南还得开荒百年勉强才能有后世的富庶江南美誉,比起北方的流民,南方的人吃些粗粮都觉得幸福。

    打仗更需要粮食,所以韩晃与张健才会在小胜之后不继续追击,大肆囤积粮草,为苏峻过江做准备,不然,那赵胤估计也没命活着逃走。

    庾翼闻着煎蛋香口水直流,可世家子弟的风仪不能丢,他巴巴地杵在厨房门口,陪着笑脸道:“阿狸,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啊,翼哥。”谢安撒上葱花,漫不经心道。

    庾翼支支吾吾像是有话要说,又一副开不了口的模样,谢安把蛋饼放进食盒,脱下庄氏做的围裙,然后洗净手,问他:“翼哥找我有事?”

    庾翼点点头。

    谢安又问:“一言难尽?所以在想如何开口?”

    庾翼又点头。

    谢安捧起食盒,对他道:“可我现在有约,不如你跟我一起去,等你想到了,随时可以告诉我。”

    于是庾翼莫名其妙跟着谢安往后门走,穿过一条窄巷,对门的后院门也开着,夹道的竹林挂满冰棱,在风中发出细碎清越的声音。

    然后,庾翼就看到院子里、整片奢华的琉璃窗前,站着一个眼巴巴地等着投喂的王家小老虎(www.fuguodu.pro)。

    庾翼这才想到,这里是琅琊王氏的府邸。

    还是人家小娘子的闺阁啊。

    谢安跟进自己家门似的,毫无阻碍,连带庾翼也沾了光。

    早就听说王导的那些宝贝蓬莱法帖都放在王熙之的书房,虽没有机会观帖,但感受下天赋者的生活环境也是不错的。

    桌案上摆着小厨房精制的八宝粥,王熙之一口没吃,就等着谢安做的蛋饼来了一起吃。

    围观小情侣吃早餐,庾翼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但他的脸皮和心一样宽厚,既然小情侣都没有表示不欢迎,他也安心理得地待下去。

    墨缸、成堆的书简、成堆的练习纸,用坏的笔,房间里掩盖一切烟火气息的墨香,让人觉得此处是世外。

    按理说,谢安和王熙之本该是翩翩如谪仙的人儿,如今两人在一起,很世俗很烟火地用手撕着蛋饼,可偏生是这两人,使得这画面变得十分养眼。

    “翼哥,你今天穿的是白衣呢。”

    食不言寝不语这可不会出现在小情侣这里,王熙之埋头吃了半饱后,终于注意到了庾翼的穿着。

    庾翼有种终于被人重视的感觉,忙笑道:“之前阿狸不是跟我大哥打赌么?若前方军队落败,大哥就穿平民白衣……现在我替大哥穿了白衣,不知你可满意?”

    王熙之笑得露出了虎(www.fuguodu.pro)牙尖尖,“阿狸,翼哥讨好你呢,这面子可大了,你可得分给他一块蛋饼吃。”

    谢安声音柔和无比道:“好的,听阿菟的。”

    庾翼听得一身鸡皮疙瘩,想想前几日在庾亮面前的谢安,哪有今日的一丝柔和?

    结果就是庾翼喝着王熙之的粥,吃着谢安的蛋饼,再等着谢安煮奶茶,然后再磨蹭下去就没有然后了……

    于是庾翼抓紧时间道:“其实,我如今要前往石头城驻守,想请阿狸做我的小军师。”

    谢安总算来了一丝兴趣,问道:“中书令大人让翼哥去的?”

    庾翼点头。

    谢安却是望向王熙之,“阿菟,你说,去不去,我听阿菟的。”

    王熙之吹着滚烫的奶茶,轻轻抿了一口还是被烫到了,捂着嘴巴歪头想了想,“但是,苏峻却不会从石头城攻入建康啊,阿狸去了有何用?”

    庾翼怔了,呆呆问道:“苏峻为何不会从石头城攻入……当然王敦……不,大将军也是先攻下石头城再进城的啊?”

    王熙之轻轻摇头,“笨,敦伯当年的情势不同啊,当时的石头城布放不如现在重,再加上陆路有刘隗的精兵挡着,直接打石头城是最好的。可现在,苏峻因敦伯之事带兵来过建康,对城防了如指掌,他是傻子才会打易守难攻的石头城呢,若他敢打,城防和水军夹击,他们就跟下饺子似的落水里了……嗯,阿狸,我今晚想吃饺子,正好家里有陈醋。”

    从战局兵防一下子说到吃食,谢安见她一副想到肉就馋得流口水的模样,喜欢得要命。

    庾翼彻底傻眼了,苏峻不会从石头城进攻的事,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故意问出是想知道谢安的答案,没想却是王熙之说得条理分明,一时间让人忘了她是那个脾气古怪,人又呆的怪丫头了。

    琅琊王氏不愧是琅琊王氏,这是在家里藏了个什么样的明珠啊。

    庾翼此刻有些后悔又有些庆幸,若司马衍身边有这等眼界的皇后该有多好,那杜阳陵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也就跟他姐姐庾太后似的……可惜王熙之是琅琊王氏的人,一旦她当了皇后,他们庾氏也别想再混了。

    此时谢安冷冷看了他一眼,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对王熙之道:“干脆喊上阿敬胡之他们一起包,冲儿也在我家,到时候让蒜子带他一起来。”

    忘了小狐狸还在眼前,庾翼打起精神,不再胡思乱想,眼下王谢两家可算是正式站在一队了,他庾翼不避嫌请谢安帮忙,也是想缓和下世家关系,毕竟最近他哥庾亮一系列行为实在不得人心。

    可如今谢安一副全凭王熙之做主的模样,这可是变相婉拒啊。

    最后还是王熙之给了他面子,对谢安道:“你还是跟翼哥去石头城看看情势吧,今日就不用你包饺子了,等你回来,我包给你吃呀,可不许嫌我包得不好看。”

    谢安低笑,“好,听阿菟的。”

    之后,谢安回家换了身衣服,跟家人交待了几句,就骑着小龙女跟白衣郎君庾翼往石头城上任,正好借此机会,他也得好好把如今城防弄清楚,虽然这抵御外敌都用不着他,但好歹心里有个底。

    “我还未及冠,做不得官,只是帮翼哥去看看有什么需要补漏的。”

    谢安自己也换了一身白衣,外搭着白色裘衣,端得是纤尘不染的绝尘气质,佩剑负弓,看得庾翼一阵眼热,不禁夸赞:“你小小年纪就文武双全,难怪司徒大人对你期许颇高。”

    “翼哥可别夸我,再夸下去,我以后可不好意思跟中书令大人对着干了,你回去跟他说,他若再行差踏错,我可会继续指责,若他连反对指责错误的声音都听不进去,还是还政给阿衍吧,阿衍已经长大了。”

    谢安话中带刺,他知道庾翼不会计较,也会听在心里,至于最后有多少成话若到庾亮耳中,那就另说了。

    身在高位者,往往会固执自己的判断,不管对错。

    然而对赌的代价,就是大晋的最后半壁江山。

    如今也不是历史上苏峻之乱发生的时间,它因十年前谢安的病导致葛洪入城,宋衣推迟了暗杀先帝的时间,从而也间接推迟了苏峻之乱。

    因为苏峻叛乱的前提是,先帝死亡。

    留下幼主司马衍,庾太后垂帘听政,庾亮大权在握,王导被迫蛰伏,庾亮在除去司马宗后的目标就是最棘手的苏峻。

    手握重兵、驻守军防重镇、不听撤职、身为寒门的流民帅苏峻。

    门户与站队都是苏峻被庾亮惦记的原因,而庾亮将温峤放在武昌也是为了防东晋最西的太守陶侃。

    身为权臣,谢安想,庾亮是非常想做到当年的琅琊王氏两兄弟的“王与马、共天下”的巅峰,因为那个时候,在内权倾朝野的是王导、在外手握九州兵马的人是王敦。

    可轮到庾亮时,他要除去的人不仅是苏峻、还有陶侃、再最后始终是王导。而且要动王导,必要动郗鉴。

    内斗的传统始终贯彻各个朝代,善于清谈玄学的庾亮也不例外,在门阀当权巅峰的年代,谁都想自己的家族站在最高位,名扬百世。

    可现在苏峻将驻守北方防线寿春的祖约也拖下水,石赵如今已除去对手刘赵,只怕北方会趁机再生南下之意。

    到那时,可就不是丢了建康城、士族受苏峻之辱那么简单。

    谢安一路骑马一路想着,同时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向上苍祈祷,但愿能自己尽绵薄之力,改变眼下困局。

    依旧(www.fqxs.net)是潮打空城的石头城,它正站在初生、却危机四伏的东晋初年,城防军械一切准备到位,做为建康的西部防御,它坚固不可摧。

    将庾翼派往石头城是庾亮第一步做法,面对苏峻即将和祖约渡江,他也意识到必须在他们渡江之前出兵拦截。

    调令一道接着一道下达。

    当着御史中丞的钟雅被封了骁骑将军和前锋监军,连同败将赵胤一同带着精锐水军从长江西上,为的就是及时抵达横江渡口,阻止联军。

    谢安也想着去看热闹见世面,被庾翼和钟雅拦住了。

    用钟雅的话就是:“你这小孩莫闹,真当我朝中无人了?还让你这小孩去犯险?等我们这些人死了你再上不迟。”

    钟雅甚为豁达,谢安听着隐隐不安,再三叮嘱他打不过就逃,留着命才重要,就算跟他日苏峻攻入城,我们就让他没命回去。

    庾翼在一旁笑他,“看来咱们三郎终究是心肠软,谢家教小孩教得可真好。”

    且不说还让自己亲信赵胤上阵,又让干惯了文官的钟雅远赴前线,庾亮终究还是没有识人眼力。

    “现在我总算是知道,其实你大哥这人某些时刻不是有私心想害人,而是他根本不是当权的那块料,好好地做他的风雅名士不好么?”

    谢安无时不刻不在庾翼面前吐槽他哥,庾翼听听笑过,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有时还点头认同。

    可没用谢安担心钟雅多久,前方战报就传来,钟雅与赵胤抵达横江渡口附近时,查探到苏峻与祖约的联军远远大于他们的水军,悬殊太大。

    权衡之下,钟雅与赵胤只得退后,远远看着联军陆续渡江,然后联军一步步往东推进,仅仅过了一日,就已经来到了陵口驻军。

    谢安刚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是气笑了。

    “所以,庾亮当我那晚在柳生面前算出的联军起码有两万是胡说的?”

    庾翼一时哑然,接不上话。

    谢安怒(www.shubaojie.com)道:“这个时候,如果你大哥还让温峤守着不准越雷池一步监视陶侃的约定,我怕连到时候真的城破,连陶侃都不肯出兵勤王了!”

    “……我不能再待在石头城了!我想现在城中定比你想象的混乱。”

    谢安抛下坚固的堡垒离去,庾翼思索再三,亦决定进宫劝一劝大哥,庾氏的军队加上守城之军并不如联军人数多,建康有数道线路可攻入,就算联军渡江亦可寻别的方向攻城,这一切还需细细谋划,绝非是一人独断的时刻。

    建康城是谢安喜欢的城市,他那年也是坐着船,在这样的雪天来到这座城,它拥有初生的朝气,亦是紫气东来龙盘虎(www.fuguodu.pro)踞的建康。

    可如今它在人心惶惶中,迎来了新的一日,依旧(www.fqxs.net)没有好消息,苏峻联军离建康近在咫尺。

    庾亮多次派出军队阻拦,然而依旧(www.fqxs.net)是战败站退。

    城中士族、各大小官员都已经在准备着将自家家眷财物运出城,冬日平静的建康城喧闹不已,谢安回到了乌衣巷。

    唯独这里依旧(www.fqxs.net)是稍微安静的。

    因为琅琊王氏、陈郡谢氏都还没有动静。

    谢安伫在巷口,仰头望着阴霾萦绕的天空,没有鸟雀飞过的乌衣巷,没有绿叶生长的乌衣巷,寂寞车辙印碾过满是雪的巷道迅速被新的雪所覆盖。

    那石头城外潮水声似乎还未从他耳边离开,风如鬼魅般嘶吼着穿过他的身侧,他呆呆站了许久,直到巷口守卫朱常大着胆子悄悄过来,轻轻对他道:“三郎,雪下得愈发大了,还是回府吧,免得冻出病来。”

    谢安望着远处的家门,发觉自己握着缰绳的手已经冻僵了,此刻他有点饿,想吃王熙之包的饺子,但是他还是做了个决定。

    “还不是回家的时候,我要进宫。”

    (。)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451_5208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都市武圣 神界凡尘 超级合同 抗日之铁血纵横 逍遥江山 致命恐慌 阴阳八卦师 通天鬼眼 蛆蝇尸海剑 撼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