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 章节目录 师尊我不恨的

章节目录 师尊我不恨的

    <script>app2();</script>

    司卿旬好奇的看着河灯:“这东西能许愿?”

    宁壁点头,看着他笑:“你要不要也许个愿,说不定就能实现哦。”

    司卿旬正过脸不自然道:“我不要,师父说我以后会做神仙,神仙就是要帮人实现愿望的,我不能做许愿望那个人。”

    宁壁瘪瘪嘴。

    心说了生都教了司卿旬什么东西,司卿旬这才多大点,就给人灌输这种‘舍己为人’的道理,这都没走上歪路简直是司卿旬天生根红苗正!

    气的蹲下身来掐住司卿旬那粉嫩嫩的脸颊,还恶趣味扯了扯,扯的微红了才后怕的收回来,却还是不高兴道:“你才多大呀,正是该玩儿的时候,不是谁天生下来要做神仙的,如果你连许愿的人都不做,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帮他们呢?”

    司卿旬捂着自己被恰红的脸想了想  忽然觉得宁壁说的有些道理。

    它不是个固执的人,若是有人说的有道理他一定会听。

    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这样我才好帮他们。”

    宁壁:“…笨蛋,谁告诉你必须为他们而活的?”

    司卿旬没听清,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宁壁,而宁壁却摇摇头当没有说过。

    司卿旬:“这么许愿啊?要像他们那样跪着吗?”

    那些百姓跪在地上朝着天幕的方向磕头,虔诚的将自己的心愿诉说给神明听。

    宁壁摇摇头:“你看我做,许愿是不能说出口的,你自己在心里想着就好了,不然神仙就听不见了。”

    两只手十指相扣握成拳头,放在胸口,然后闭上眼睛低下头,真诚的在心里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想着自己的心愿。

    司卿旬仰头看了片刻,学着她的样子也把手十指相扣,而后闭上了眼睛开始许愿。

    他许的是天下太平,顺遂绵长。

    宁壁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平静的看着正在认真许愿的司卿旬。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将司卿旬童年所有缺失的遗憾都给补上才好,只是她快没有时间了,今天过后她必须把司卿旬带回九华山了。

    师尊,我想你,真的好想…

    等到司卿旬睫毛颤动的时候,宁壁又闭上眼睛故作还没有许完的样子,等着司卿旬拉扯她的衣袖问她:“你许的什么愿望啊?这么久吗?”

    宁壁:“我比较贪心嘛,就多许了一些  天上的神仙就挑几个来实现好了。”

    司卿旬一下无语:“神仙一定不会喜欢你的。”

    宁壁看着他忽然笑了:“不一定哦~”

    你不就很喜欢?

    二人又看了一会儿灯,宁壁算着时辰是在心急,转头就要带司卿旬离开此处,准备将他带回九华山了。

    可是一回头她就找不见司卿旬了。

    她慌了。

    “殿下!太子殿下你在哪儿了?你别吓我,你出来…”

    “司卿旬,司卿旬你别玩了,我们…我们要回去了你出来啊!”

    只差一步了,就只差一步了啊!

    他怎么会不见了呢?

    都怪她,要是自己好好把他看住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只有一天一夜了,如果找不到他,师尊…

    宁壁害怕的往街道上寻找,深怕遗漏了一点踪迹。

    司卿旬你在哪儿啊?

    你怎么突然就跑了?

    你怎么变小了也是个骗子啊?

    不是说好了陪她一起去找人吗?现在人还没有找到,你怎么就先走了呢?

    你回来啊!

    你快点出现好不好,求求你快点出现,不要折磨她了…

    天快亮了,天际缓缓出现一点黎明的光辉,可是她还没找到司卿旬,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司卿旬,你在哪儿…你,不要我了吗?”她一边走着一边问着,不知是问自己还是不知去向的司卿旬。

    不知不觉间,她居然走到了东海来,海岸线对面是缓缓升起的太阳,耀眼的光芒令人松懈,只是宁壁心中怅然若失。

    正欲转身离开,她忽然听见一声“阿宁。”

    背后似有无数朵烟花炸开的样子,宁壁震惊回头。

    只见沙滩上站着一个白衣男子,那人身形熟悉,像极了司卿旬,宁壁不敢认,怕自己找错了人。

    可是他却回头了。

    正是司卿旬。

    “师尊!”

    宁壁跑过去,却见司卿旬皱着眉头一脸自责的样子,嘴里喃喃道:“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师尊错了…”

    宁壁顿住。

    东海…打…

    是那次司卿旬教自己画符那次吧?

    那时他们都不知道宁壁是什么情况,她只是块五彩石哪里能学得会这些法术呢?

    为了司卿旬也为了自己她是没日没夜的练,不过是偷睡了一小会儿就被司卿旬打骂了好久。

    心里委屈极了,说了恨他的话就跑走了,却不知道原来司卿旬居然找过她的。

    这也是他的遗憾吗?

    对司卿旬来说那次打了宁壁也算是他心里的执念吗?

    宁壁心中又悲又喜,百感交集。

    望着现在回到了哪个时候的司卿旬,他神情温柔又带有愧疚,只是因为他快要元神消散了,竟然脑子开始有些混沌了。

    他甚至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

    他僵硬转头:“你认识我的小弟子宁壁吗?”

    宁壁喉咙发干不知道怎么回答,眼泪却先落下来。

    只见司卿旬叹了口气摇头道:“怪我,是我不听她解释冤枉了她,她现在一定对我这个师尊很失望吧?不…大约还有恨呢。”

    宁壁舔了一下嘴唇,摇头哭道:“不恨的,阿宁怎么敢恨师尊呢?”

    司卿旬像是没听见,眼神空虚的看向她,询问道:“你可不可以帮我去找找她,她不会法术,有人要害她,我怕她出事的…”

    “她长的很好,皮肤有些白,头发长长的,眼睛很漂亮,就像…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好看,你一定一眼就能看到她。”

    宁壁都不相信这说的是她。

    自己哪里好看了?

    她哭道:“宁壁一点也不好看,你说的不是她吧?”

    司卿旬摇头,点了点自己的眼睛,笑道:“她在我这儿,就长这个样子。”

    宁壁忽然控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海浪拍打着沙滩,竟然也掩盖不住她的哭声。??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391_5723902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新书推荐: 梁以沫冷夜沉小说叫什么名字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都市超级牧师 都市藏真 守望黎明号 天庭签到,终于等来大闹天宫 永恒高塔 女尊之从逃婚开始 无敌天下 韩娱之篮球梦